孫二在心则为遜

权逊青黄厨!目前入坑三国、青黄、为爱、美男、黑瓶…求各种文推荐~欢迎勾搭~

我的app首页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0416唐昊生贺】暮春

我昊棒棒的

林有草将离。:

       方锐醒来的时候,月亮已经沉了大半,桌案上酒壶中还温着半壶酒,旁边的白玉杯倾倒泼了一半的酒液。唐昊眼睛里带着点朦胧的醉意,抬起头看了看他。这一个眼神带着点嗔怒责怪,带着点温情缱绻。方锐在塌上下来,赤足踩了地上的毛毡毯子,走到他身边坐下。


       他想着唐昊差不多又要去边关带兵,日子不知道是明天还是后天。唐昊不想他去,他嘴上让着,心里却在偷偷计划着怎么跟。唐昊捏了明黄色圣旨的一角随意的往桌上一扔,唇边挂着的冷笑就表现了他对敌军的不屑。方锐捡过来拿到手里随意瞥了眼也觉得大材小用,只是天家命令,有病也得忍着。想到这里方锐也把手中的卷轴一扔,整个人顺势就往唐昊怀中一靠。


       两个人的默契自然已经在这岁月中磨得纯熟,唐昊握住方锐的指尖,他的指甲圆润光滑,好看的很。坊间行医救病时,不知道多少人夸过这双手,夸他骨节分明修长好看,夸他起死回生妙手回春。想到这里唐昊笑了笑,将他的手指凑到唇边。


       他的唇湿润温热,约是刚刚还在喝酒的原因,方锐感觉指尖有点凉,他把手往回手,一用力,把对面真个人都拽了过来,小小的木凳受不住这样的冲击往后一翻,两个人就双双倒在了地上。唐昊头上的发簪散开,鸦羽般的黑发就垂下来扫到方锐的脸上。他拨开头发,就定定的盯着方锐的脸颊。


       别闹,方锐推了推他,没有推动,再抬头看着他的眼神幽幽暗暗的,整个人的呼吸有点重起来,他刚想说明日还有事情,话还未出口就被埋进一个带着酒气的吻里。他想挣开,又想不出挣开的理由。只能伸出手扶一扶他的肩膀。




全新一代TangHao徒畚FR416悦享版




       这便是最正常的情欲,风花雪月,不过是爱到骨里,情至深处。一壶暖酒暖了人心,方锐伸出手抚上唐昊的脸颊,给了他一个淡淡的微笑。唐昊低下头和他交换了一个吻,他抱着方锐的手臂收紧,在保护他最珍贵的珍宝。他这颗心,这一生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面前的人。


       芳菲三月,杨花落尽,子规鸣泣,暮春已至。


 


我锐昨天给了夸了别人写的古风昊方我不开心了我也要写!


哼哼唧唧

【0926生贺/方昊方】坏学生

叶初:

#方昊方#


#离小迁迁生日快乐#


 @孫二在心则为遜 


唐昊是学校出名的差生,坐最后一排的那种。不爱读书,逃课上网,打架斗殴,吸烟…总之一切不良学生的事情都有他的份。


方锐是学校出名的学神,坐的位置不前不后。虽然平时吊儿郎当没个正行,但是碰到考试却是一水的A。看着随意散漫,却是一点校规校纪都不犯。


方锐自然是老师心尖尖上的人,不过唐昊也是老师心尖尖上的人。


一个爱不释手,一个恨得不行。


 


高中念了这么久,方锐还是第一次见到唐昊。那时候是在老师的办公室中,唐昊正在挨训——虽说是挨训,头倒是低着的,可是脸上的表情还是一脸的傲气,引得方锐多看了他几眼。唐昊似乎发现了旁边的眼光,眸光微侧递过来一个你瞅啥的眼神。方锐哪里是怕事的人,当场就递了一个瞅你咋地的眼神。两个人眼神交锋起来谁也不让谁。老师正训到“你知不知道错了啊!”半晌没人理他,抬头一看唐昊的眼神都跑歪了,眼镜都要气掉了。刚想看看这是和谁暗通款曲,一转头看到方锐气势没了一半。


 


“我来问个题。”方锐挠挠头说明来意,乖巧的大眼睛扑灵扑灵的眨两下,瞬间老师的另一半火气也没了,笑眯眯的就结果方锐的书给他讲题。唐昊被晾在一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在哪里干站着。


 


方锐问的这个题也是难,方锐推说不懂不明白愣是让老师讲了三遍。又跟老师说了说最近自己休息不好注意力集中不起来学习效率低,惹得老师一阵嘘寒问暖,拉着手叮嘱了半天,又打手一挥批了方锐两天假。唐昊在旁边等的都要长蘑菇了,不轻不重的咳嗦一声,老师才想起旁边还有这么一位。约么是也就大手一挥叫他回去反省了。


 


方锐憋笑憋了好久,出了门噗嗤一声就笑出来了,唐昊跟出来就给他个白眼迈开大长腿就走,方锐跟上一把薅过唐昊的脖子就揉他半长的头发,一边揉一边说着好句不见。唐昊挣了两下发现有心杀贼也无力回天了——他的头发已经被揉的像鸡窝一样了。也就不去挣,转头恶狠狠的盯着方锐的大眼睛。


 


方锐的眼长的好看,眼神中久透出一股亲和和无辜来,饶是唐昊心里不爽,这一下火也没了大半。他把刚刚老师训他时给他的成绩单随手扔进垃圾桶,拽着方锐往校外走。方锐一路小声喊着你干嘛咱不行肉体攻击的你这样不好,唐昊嫌他话多,没理他一路来到宿舍。


 


唐昊住校,方锐走读。方锐还是第一次来男生宿舍。唐昊的床铺不像他一个顽劣学生该有的脏乱差,反而收拾的整整齐齐。只有床上一堆衣服乱糟糟的堆在一起。方锐很自来熟的把这堆衣服捞过来,一件件的叠好码在床边。刚想抬头一个黑影就罩过来,把他困在了床的角落里。


 


“咱不行揍人的啊我跟你说,你揍了我也没啥好处不是。”方锐看着唐昊脸色不对,咽了一口唾沫试图推开桎梏住自己的胳膊。唐昊一动不动的冷冷看着他,半晌说了句:“你骗我。”


 


方锐不说话了。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时间诡异起来,方锐又缩了缩,小声的嘟囔了句什么。唐昊逼的更紧,目光灼灼的让方锐不敢去直视他。


 


“你骗我,”唐昊的声调听不出喜怒,“你当时说如果我考上了这里就考虑的——”


 


“我说的是考虑!”方锐举手申辩,“考虑是需要时间的…”最后的尾音消失在唐昊凌厉的眼神中,嚅嚅喏喏的小声碎碎念,“这么大的事总要给我个考虑时间嘛,你先放手啊你这个样子不好,我感觉你下一秒就要打我了…”


 


“那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唐昊没有放手的意思,又往前凑了凑。方锐被逼进了角落里,他看着唐昊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答话。“方大学神想不明白?数学题解得得心应手,这个问题怎么就考虑不好了?”


 


他还学会嘲讽了?谁教的!方锐在心中叫苦不迭,这特么的什么逻辑,这事和数学题是一样的嘛!他想反驳唐昊的逻辑,抬头看了看唐昊黑着的脸又不敢说。唐昊的眼睛里带着他特有的桀骜气质,鹰隼般锐利逼人,把方锐看的一时有些发怔。这么多年过去,唐昊已经褪去了当年年少时的青涩,一步一步成熟起来。


 


“等你考上这个高中我就答你——答应你考虑一下!”


初中时候的唐昊看着大自己两年级的方锐,眼神中是张扬的意气,他在方锐毕业典礼结束后把方锐拉到了礼堂的角落,带着年少特有的生涩,大声的说出了我喜欢你。


 


方锐在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暗叫一声不好,唐昊的脸黑的已经可以和锅底媲美了,方锐又缩了缩,试图把自己缩进墙缝里,他小声的说了句:“答应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剩下半句话直接淹没在唐昊霸道的吻里。


 


方锐戳戳唐昊:“坏学生,你得好好学习了,你得考上我在的大学。我可是全校第一的好学生呢。”唐昊把方锐拥进怀里,像是最珍贵的珍宝。


 


“这位好学生,你早恋了。”

就是一个段子

兴欣夺冠后的聚会上,所有人都看到方锐喝得伶仃大醉,抱着空酒瓶缩在沙发角落里对着手机不停喊着“队长,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大家都笑他,打给退役的老林,结果醉酒忘记拨通。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一通不敢播出的电话,给呼啸队长。

「鬼校」唐方唐·与君初相识

唐昊其实根本不在意开学报道那天正好是七月半这件事,于他来说哪天都一样。所以当他踏进校门听到来来往往的学生居然很多都在抱怨的时候,是有些烦躁的,本就是为特殊体质的学生设立的学校,又设有结界,不知道他们为这点事还矫情什么!

对,这所学校的学生多少都有些灵力,有的是吸引体质,有的是易受干扰,有的是天生阴阳眼……而唐昊,在发现自己是阴阳眼不久后又接受了具备与它们沟通的能力的事实。没错,是它们而不是他们,在唐昊看来,已不能称之为生物,那还有什么交流的必要,于是每次都只是面无表情、视若无睹地从它们中间穿过,再加上自己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那些东西竟也不敢来招惹。

随身物品简单到不行,领到宿舍钥匙,反手将背包随意的甩到肩上,一手揣兜沿着小径向着宿舍楼走去。红砖砌成的校舍被高大苍绿的水杉林包围着,远远望去只看得到露出的红瓦斜顶和三楼的木窗上沿,似乎很有些年头,还带着苏联建筑的风格,侧面墙壁上附着了成片的爬山虎,很是安静荫沁,走近了发现一楼外东倒西歪的摆放了一排自行车。

然而唐昊敏锐的捕捉到,车棚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小滩脏兮兮的凝固痕迹,似乎是蜡泪,烛棍还插在地上没被清理,看来并不是很久前遗留的。鼻子里发出声不屑的轻哼,没想到这学校里还有人偷偷兴这一套。

喧哗声中隐约有轻声的哼唱从楼上传下来,哼哼唧唧的是个怪异的曲调,绝对谈不上好听。唐昊抬头顺着声音望去,三楼第一间的窗台上有个人坐着,双脚垂在窗外微微摇晃,仰角的缘故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知道穿着鹅黄色的短袖衬衫和深蓝的牛仔裤,撑在身体两侧的手臂比一般男生略白……唐昊反应了几秒,不对,好像那是自己的房间啊。

“喂,你干嘛呢!”

周围新生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忙着各自的事,一片嘈杂声中那人好像并没有听到。唐昊并没有耐心再问第二次,眉头一皱,三步并作两步的蹬上楼梯到了三楼,冲到走廊尽头的房间,一把推开微阖的房门,木门重重砸在墙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窗户打开着,房间里空无一人。唐昊退出房间,在走廊上张望了片刻,也并未看到那个不告而别的入侵者,只当是哪个欠揍的同学走错了房间。

夜幕慢慢降临。

“Take care……睡着的人不容易流泪……”

“子夜二时请你想起我……与我谈一谈关于寂寞……”

夜深人静,迷迷糊糊间唐昊又听到了傍晚那个怪异的旋律,飘忽不定。以为是还沉浸在半梦半醒的睡意中,然而那吟唱般的声音却渐渐变得清晰起来,似乎是从窗外飘进来的……在心里咒骂着那个一天打扰自己两次的神经病,明天要是被自己逮到一定要暴揍他一顿!

被扰了睡梦,紧皱着眉烦躁的伸手揉了揉太阳穴,不经意的眼睛微睁开,一个人!有人坐在窗台上,背着月光望着自己,咧着嘴不知是不是在笑,月光映衬下,只有眼珠和牙齿反射着一些微光。那人一边唱着歌,突然向后一倒栽下楼去,那声音却依旧清晰的传进耳朵里。

“七彩的天堂上竟没有……人去过的消息……人留下的痕迹……”

唐昊猛的睁大眼睛坐起,瞬间清醒过来,子夜四下都静悄悄的,偶尔有蝙蝠从窗前掠过,什么人都没有……木窗不知道被谁推开,夜风吹拂着窗帘扫到唐昊的手臂上,闷热的夏夜,后背一层薄汗。

【昊方】你不知道的事

哼哼哼

将离-你问我有多爱孙翔:



唐昊觉得他要疯了。

他想去开车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把车钥匙丢了,在门口楞楞地站了半天,还是掏出手机买了张去H市的机票。旁边刘皓追出来,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反正联盟暂停了两周比赛,要做什么随他好了。

唐昊一直以为自己很理智,包括一周前他和方锐告别的时候,也只是平平淡淡的走过,跟很多次打完了比赛一样的说一句再见。当时周围一定有很多人都把目光落到他身上,可唐昊依然没什么反应。所以当他坐上飞机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那时的行为有多可笑。

兴欣网吧的后面有一条灯光昏暗的小巷,唐昊想了想在旁边的便利店买了包烟拐了进去,靠在墙上一根一根的抽。一整盒快要见底的时候,方锐来了。


方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就感觉一定要去看看,大概是因为这个小巷昏暗的灯光,和当年他们还没确定关系时,唐昊把他压在墙上的那次一夜情。

方锐没想到能见到唐昊,他在巷口犹豫了两步,最后还是走了进去。他的鼻子有点发酸,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流下眼泪。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吗?”

他听到唐昊问他,方锐带着一种羞耻感的翻了个白眼。

“是啊,当初是谁不由分说的就把我按到墙上操。”

他看到唐昊听了他的回答笑了笑,低着头回了一句,

“我那时候是真的喜欢你。”

唐昊伸手去摸烟盒掏出一根烟点燃,烟雾缭绕着方锐看不清他的表情,他在原地剁了剁脚。

“别抽了,怎么跟老叶一样,迟早肺癌。”

唐昊没理他,自顾自的吸了一口才说。

“最后一根了。”

大概是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空气中还有点冷,方锐看到唐昊胳膊上起了一小层细密的疙瘩,突然很庆幸自己穿着外套出的门,他往前凑了凑,就看到唐昊有点冷得发白的嘴唇。

“方锐啊,你够狠,我自愧不如。”

唐昊靠着墙坐了下来,刘海长长的遮住了眼睛,他抬手放在眼睛上,终于还是没忍住哭了出来。
那种小声啜泣,混进夜色里几不可闻,方锐往前走了一步,突然就想去抱抱他。

他有很多话想跟唐昊讲,他想解释其实自己是喜欢他的,和林敬言的不过是玩笑;他想表达其实自己偷偷去过呼啸几次,每次都远远的看着不敢打扰…他有太多太多想说的话,但那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抱抱他。


唐昊没再说话,他什么都不想说,也没什么可说的。难道要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对方锐的爱与想念吗?
唐昊不是这样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回到这里是为了什么。明明知道没结果的事,偏偏就尝试了,食髓知味,不得脱身。
只是没有以后了。

而如今种种,不过爱错失,生生别离,从此只剩记忆。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这是一个车祸死亡梗但是我不敢多说…

【权逊】故宫仍犹在,旧人无处寻(终)

本命mark

清绻:

前文链接整理:


【一】南宫犹在


http://yiyelan1997.lofter.com/post/1d4d73be_ae03102


【二】残生遗恨


http://yiyelan1997.lofter.com/post/1d4d73be_aeb92b7


【三】故人难寻·上


http://yiyelan1997.lofter.com/post/1d4d73be_af0e4e1






【故人难寻】·下






       世上之事,源不可寻,流不可追。凡事不求致明,所得方可保持长久。奢求过甚,难免形神俱伤。


       


        陆逊想起这话时,孙权刚下完减赋的诏令,疲惫地躺回软榻,挥挥手令宫人都退了出去。


        近年来孙权的身体每况愈下,头脑也越发混沌起来,唯独念着身边这个鬼魂生前的事,到了这时还不忘撑着病体下那么一道诏书,说是要全他生前的请求。


        陆逊不得不再次不情愿地承认,自己又心疼了,明明……那些事他早就不在乎了的,却难为孙权一直这么惦记着。


        孙仲谋啊孙仲谋,你这样,是存心让我做了鬼也不好过啊……




        奢求过甚。


        孙权知道这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毛病,不过他也从没想过要改,如今知道自己没几日活头了,不任性一把简直天理不容。


        他从床头取出早几年一个巫师进献的犀角,再次想起那个犀角燃之可与鬼通的传说。


        他信了那么久,却迟迟未敢尝试,其实不为别的,不过是怕这唯一留给自己的希望也断了,本就被相思和悔恨折磨的残生便更难熬了。


        可是,如今他也不怕失望了。


        人死万事休,他还是想在自己身死魂灭之前,再见一见那个人,哪怕说不了话,看一眼也是好的。


        孙权揉了揉额角,唤来下人生了火,抬手将那只犀角投了进去。


       


        陆逊看着那缕袅娜的烟雾,忽然想起了扑火的飞蛾,明知结局是灰飞烟灭,却还是义无反顾永不回头。


        大抵是情字误人。


        陆伯言,你也没好到哪儿去。


       


        犀角通灵,是为灵犀。灵犀不在于手,只在于心。


        燃烧犀角的确能与所思亡魂相通,只是见与不见,由亡魂自己定夺。


        若不见,则犀角无效;而若选择相见,犀角燃尽之时,亡魂亦会随之消散殆尽,从此黄泉碧落,再无踪迹可寻。


        


        陆逊觉得自己大抵是疯了。


        原来他和他的心意到头来还是相通的,连压抑之后的疯狂都发作得很是时候。


        孙权想见他,陆逊又何尝不想让他再见自己一次。


        于是孙权燃了犀角,于是陆逊就见了他。


        就这么简单。




        袅袅娜娜的烟雾自火中起舞,渐渐勾画成完美而熟悉的轮廓。青衣碧衫,墨眉杏眼,陆逊还是年轻的模样,像是块静止在岁月里的祖母绿,温润、无瑕,却又无波无澜得令人着恼。


        年轻的鬼魂陆逊从烟雾中走出来,脸上是温和的笑容,嘴上却毫不留情地损他,“至尊可是老糊涂了?专门寻了这等宝物,难道不是为了见逊这一面?”


        孙权一瞬不瞬地凝望着眼前的人,那双早已浑浊的眼睛忽然澄澈得像是个见着心上人的少年,目光近乎贪婪,却溺着深不见底的温柔眷恋。


       “伯言……”他颤抖着伸出老迈枯朽的手。


        陆逊上前两步,用年轻漂亮的手稳稳地握住了孙权年老干枯的手,很真实的触感。


        他笑了,温和又讨喜。他说,“仲谋,我在。”


       


        二人的目光温柔地交缠在凝固下来的寂静空气里。


        孙权没有力气来抱他,于是换成陆逊张开手臂拥住他,将自己投入这个熟悉的怀抱。


        这个怀抱温暖依旧,只是不如少年时张扬,亦不复壮年时有力,多了丝萦绕不散的药味。


        留给陆逊的时间很少,他忽然觉得很多话变得不是非说不可,很多事也变得不是非做不可了。


        于是他决定只拣最重要的来。


       


        陆逊靠在孙权怀里,指了指他置在床头的精致木盒,“仲谋,再帮我戴一次金环吧。”


        孙权低头看他,陆逊笑得很美,好看得几乎是他多年前对他动心的缘由。


        那年的春风太暖,日光穿过花枝投下的剪影太精巧,树下少年的衣衫飘拂的弧度太优美,那双回转过来落尽他眼底的眼眸太清澈,或者就只是因为那个少年长得好看,笑得也太好看了。


        然后他便溺了进去,眼睛移不开,心却动得碎冰碰壁一般活泼。


        这般轻易地便搭进了这一辈子。


        孙权点头,这是他对着陆逊最常做的一个动作,“好。不过这一次,不许你再取下来了,伯言。”


       “一言为定。”陆逊说。其实他也没有背约的机会了,但他的确永远不会舍弃和他的约定。


        就如他说他会一直辅佐他,便真的坚持到了他撒手人寰的那一刻;他说他会一直陪着他,便真的会陪到他不能再陪的那一瞬间。




        孙仲谋,其实我和你是一样的。


        你为我做尽了所有,我又何尝不是。


        我曾经以为我会有无数次机会,来和你慢慢扯平,可惜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




        金环重新落在皓腕间,晃动着流转出华美的光。


        孙权替他戴好后,看着他的眼睛,特别认真地说,“伯言,我心悦你。”


        陆逊难得主动地凑上去在他唇角吻了吻。


       “我也是。”




        犀角渐渐燃尽,殿内的烟雾一点一点淡了下去。


        陆逊自孙权怀中站起身来,抬手摇了摇金环,笑道,“仲谋,来世再见。”然后他转身,身影慢慢淹没在逐渐消散的烟雾里。


        孙权忽然着起急来,声音都慌乱得有些颤抖,“那来世我怎么确认谁是你呢,伯言。”


        陆逊的身影随着烟雾慢慢变淡,闻言却笑出了声,“方才不是说了吗,这枚金环,我永远都不会摘下来的,一言为定。”


        孙权这才放下心来,无比坚定地答道,“来世我定会来寻你,伯言,等着我。”


        最后一缕烟雾自火中袅袅升起晕散,他听见陆逊的声音飘渺而温柔。


       “好,我等你,仲谋。”


        


        陆逊的魂魄一点点散开碎裂,他张了张口,轻轻吐出一句无声的话语。


        仲谋,就此别过。




        此去后会无期,望君来世安康,勿以为念。




        孙权一直以为他孑然一身度过了人生的最后七年,但其实严格来说,到最后几日他才是真正的孑然一身了。


        因为一直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的那只鬼魂陆逊也不见了。


        不过孙权从来不知道有他的存在,当然也就不知道他消失不见了。


        鬼魂陆逊消失之后没过几天,孙权就咽了气,也成了鬼魂。


        不过孙权丝毫没有在人间逗留的心思,他要赶着去来世寻找他的伯言。


        鬼魂孙权直直地奔向了地府,靠着卖萌耍流氓的高超水平成功的忽悠了孟婆,汤都没喝便奔向了投胎的大道。


         


        不久就能和伯言相见了。


        这么美滋滋地想着,孙权边走边乐,笑出了颊边的酒窝。


 


        只是他永远不会知晓,他也许会有无数个精彩的来世,但这些来世里,都不会有陆伯言的存在。




        当年陆逊死后化为魂魄,于孙权身侧朝夕相伴七年。


        他本想等着他一起转世投胎,却因不忍他追思难解,现身与之相见互许来世。


        可是陆逊哪还有什么来世。


        他全了他平生最后的遗憾,代价却是魂飞魄散,永世不入轮回。




        从此黄泉碧落,千年万年。


        当年桃花树下青衣碧衫笑颜柔美的少年,终究是再也寻不见了。






                     ————end————



江波涛原作相关资料整理(6.10)

mark 磨皮用

子书毛茸茸:

【很长很长很长……慎点


整理了一下小江的基本资料和原作中的片段,自用。


原作中的相关信息截取了包括对话(为连贯保留了对方发言)、心理活动、侧面描述、部分战斗表现在内的个人觉得对江波涛这一角色有价值的信息。


因为用的TXT版本章节略乱,可能会存在病句和错漏,欢迎捉虫~


重看一遍觉得我家小江怎么能这么萌这么可爱这么稳重识大体老实又狡猾乖巧伶俐冷静聪明还娇俏【啥【^q^


 


基本资料 


姓名:江波涛


战队:轮回


职务:副队长


生日:11月11日


星座:天蝎座


血型:B


身高:176 cm


角色ID:无浪


角色职业:魔剑士


角色武器:天链


主要荣誉:第一魔剑士(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不动声色的可怕)


                 第八赛季、第九赛季冠军


出道赛季:第六赛季(此赛季出道选手绰号“帮帮团”)


队友:周泽楷、孙翔、方明华、吕泊远、杜明、吴启、于念


数据


战术:4


操作:4.5


意识:5


稳定:4


交际:5


人缘:5


简介


荣耀联盟第六赛季出道,起初效力于贺武战队,第六赛季由方明华推荐,于冬季转会窗期间转会到轮回战队。第七赛季开始担任副队长。


第八赛季、第九赛季与队友一起取得冠军。


有“粘合剂、万金油、补锅匠、及时雨”之称,“联盟中最被看轻的选手”。




原作信息




 第三百三十五章  全明星二十四(上)


而后,第二位登场的,却也是轮回的一位选手:江波涛。角色无浪,职业魔剑士,是轮回战队仅次于周泽楷的二号人物。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全明星赛


替补选手则是轮回的江波涛。


 


只有替补江波涛的魔剑士无浪,所擅长的波动剑和波动阵在控场方面效果不错。


 


 第六百三十一章  到访轮回


“他们去哪边了?”副队长江波涛问道。


“那边。”选手指着。


“经理办公室?”走廊那边转过,除了经理办公室,似乎也没什么可去的地方了。


“去看看?”江波涛回头,却是对周泽楷说的,他们两个是战队的正副队长,这年头,围观八卦也得有点身份才合适。


 


江波涛和周泽楷对望了一眼,所有人都觉得肯定是和叶秋到访有关。


 


“带着帐号?这是要干嘛?”所有人都在心下狂琢磨,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个也是不解,不过还是回到训练室了,把两人的帐号卡取过带上。


 


 第六百三十二章  一人战队


“叶神好。”江波涛连忙也是开口招呼了一下,


 


直至轮回战队提拔了江波涛这位副队长。


轮回战队的打法,就是全然围绕周泽楷。但因为周泽楷不善表达的问题,常会发生他的举动被队员理解不了,或是理解错了的情况,这无疑会很影响他们的成绩。而江波涛,却是一个很了解周泽楷的人,他能准确地读懂周泽楷在场上每一个举动的意图,于是,他最终就成了周泽楷和队伍其他之间沟通的一个桥梁。


 


轮回“一人战队”的风格,并没有就此摘下,不过因为江波涛的出现,周泽楷和战队其他选手的粘合度却是大大提高,轮回终于赢来了爆发,在本赛季拥有很高的夺冠呼声。


 


周泽楷和江波涛都还有些莫名其妙,最后问话的当然是江波涛:“是什么东西?”


“技能书。”叶修亲自回答。


“技能书?”江波涛还是有点没反应过来。


“一千点技能书哦,你的‘无浪’现在有多少技能点?”叶修笑道。


无浪是江波涛手中的职业角色,全明星级别,荣耀第一魔剑士,是让嘉世的刘皓非常羡慕嫉妒恨的一个角色。这些个角色,拥有多个技能点这种很难发生变化的属性才被人吃透了,所以也不是什么秘密,江波涛怔了下后很快回答:“4820点。”


“如果运气够好,它很快就会变成5000点了,现在知道我带来的是什么了吧?”叶修笑道。


江波涛的眼睛瞪到贼大,一边的周泽楷也是露出惊讶的神色。


 


江波涛得到经理授意,随即将“无浪”的帐号卡交给了叶修。叶修随即也就用办公室里经理的电脑登录了游戏,经理、佟林、周泽楷、江波涛一字排开站在叶修身后。


登录游戏,操纵着角色,叶修同样问了江波涛一个任务是否做过的问题,江波涛自然也是一头雾水。


 


江波涛这时候已经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听叶修这样说,心里也是非常遗憾,不过叶修最开始说的,却是让他充满了期待:“不是说有一千点吗?”


“祈祷你的角色任务不要清得太干净吧!”叶修说道。


 


叶修回头,又是十分同情地看了江波涛一眼:“20点没了。”


“45点了!”江波涛已经开始算总数了,并用1000点减去45后,换算着自己还剩下多少机会,最终数字让他得到了很大的安慰。自己只是差180点满,还有955点,没有问题!


江波涛心下这样想着,叶修已经找到了第三个任务NPC,这一次,对话后终于是有任务弹出,看到叶修接受了任务,江波涛立刻知道这一次是成了,顿时激动得非常。


 


结果就见叶修回过头来对江波涛道:“你真苦逼啊!这个任务应该有63%的机会得到本20点技能书的,你居然没有拿到!!”


“是……是这样吗?”江波涛一脸抑郁。


 


 第六百三十三章  胶着


经理这一有了举动,佟林啊江波涛自然也是上来帮忙劝说。


 


 第六百四十一章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


幸灾乐祸的看着记者们被周泽楷回答问题搞得想吐血已经是轮回选手们的一大乐事了。今天赢了比赛突破第一轮,自然看得更加开心无比。不过终归也不能就这样淡定无视,最后副队长江波涛出来打了打圆场,对于记者们的提问,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第六百五十章  一心二用


轮回方面,正副队长周泽楷、江波涛毫无疑惑是要首发上阵的。


 


 第六百五十一章  轮回的配合


江波涛的魔剑士无浪也是跨步上前,手中那形状古怪的短剑早已泛起了火光,直劈而下后。


 


 第六百五十四章  王牌对王牌


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控制好节奏,此时一对一中被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分明是轮回的江波涛。


 


 第六百五十五章  兑子


外界对轮回的关注,周泽楷一人就要掠出绝大多数目光,其次就是副队长江波涛。其他当绿叶的选手,其实水平不低,但在枪王的光芒下,总会显得有些黯淡。


 


周泽楷的一枪穿云,江波涛的无浪固然也都达到了5000技能点,


 


 第六百八十三章  摧毁


“轮回战队出人意料地排出了极其强势的阵容,周泽楷、江波涛不用说了,理应是轮回战队最强的二人,


 


 第六百八十四章  新科冠军


轮回出场的,是他们的副队长,经验丰富,全明星级别的选手江波涛。


 


但面对江波涛和他的魔剑士无浪,双方确实无法相提并论。


 


事实上林枫的对手,江波涛这一场同样打得谨慎。只要这一局击破对手,就可以赢得总冠军了,这,同样也是压力。


 


两个人都很小心,但是,江波涛最终还是占得了上风。


他所承受的压力更小,他的水平本来就更高,他的角色也比林枫的更强。


 


在他生命无多的时候,江波涛的无浪大胆地打了过来。或许是整场两人都比较小心的缘故,林枫已经习惯了这种谨慎的节奏,江波涛突然一波奔放,让林枫有些乱了阵脚。


 


 第七百四十五章  区别对待


不过即使不是喻文州,也肯定是什么高手。轮回方面的话,副队长江波涛的战术素养也是相当高的。刚才那种战术意图,也是完全可以用得出的。


 


 第七百五十八章  不可思议的转会


轮回战队现在开始试着推广宣传他们副队长江波涛的形象,在一些宣布中,轮回显然是想将江波涛树立为新一代战术大师的形象。


公道来说轮回如此宣布也不是无的放矢的。江波涛的战术水准确实相当高。他其实是轮回战队实质上的指挥者。是他的出现,才将周泽楷与战队完美地契合在了一起。不过就因此把他视为战术大师,却还是有很多人不服。相当多的人认为,江波涛不过是对周泽楷的意图洞悉非常高,是一个很周泽楷默契极强的选手。他的战术水平,是依托于这种基础才得以发挥的。更何况了,轮回的胜利,周泽楷的个人发挥绝对要占大头,很多地方根本就不是靠战术解决,而是靠周泽楷一个人的强势寻求到的突破。江波涛现在就说是战术大师,未免还是夸张了些。


 


 第九百二十章  新科全明星


轮回的副本江波涛,显然也因为拿到总冠军人气上升了不少。在投票中排到了第五位,力压了许多大神。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嘘声中赢下去


好吧,这是周泽楷,能收获这样的回答就算没白问了。想了解更多的看法,还是找他们的副队长江波涛吧……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无法轻视的轮回


人们一提轮回就说周泽楷,却不知在周泽楷光环掩盖掉了轮回许多其他可怕之处。明明已是全明星排名第五的江波涛,在周氏光环下衬得好似一个路人一样不被人在意,更别提排名13的吕泊远了。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轮回的缺陷


零下九度?


他什么时候跑到这边来了?


江波涛心下一惊,一种很异样的感觉浮上心头。


他突然发现,这个秦牧云的零下九度在双方接触之后射了两枪之后,接下来做了什么,他居然毫无印象。


可以此时,突然出现阻止了他去救援治疗的,偏偏就是秦牧云的零下九度,而他什么时候出现在如此恰到好处的攻击位置上的,江波涛丝毫没有察觉。


 


哪会让你们这么轻易得手!


江波涛的无浪一个地裂波动剑扫出,斜截这两个角色。大漠孤烟立即切换方向,直朝无浪冲来。


魔剑士虽然身披防御力最高的板甲,又是剑系职业,但贴身短打绝不是其擅长的。


 


被骗了!


 


但是江波涛心中却再起异样的感觉。


零下九度在的时候,他感觉不到这位的存在,而现在他真的不在了,于是,他也感觉不到场上形势到底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这种感觉真的太让人不安了。


江波涛努力让自己冷静,努力审视眼下的局面。他们没有治疗,所以必须速战速决,但是打得快也需要有章法,怎么?已经上了吗!


周泽楷的一枪穿云丝毫没有在此时整顿一下节奏的意思,竟然继续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快得让江波涛觉得有点过分。但是,下一秒,他已经不再这样认为,扫清眼前局面,让江波涛赫然发现,霸图战队竟然已经完成了收缩,全取守势。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兴欣,冠军?


“在第二场对决中,我们发现霸图战队似乎并不擅长打持久战,这是我们决定在第三战使用此种战术的原因所在。”江波涛连忙从旁补充了一下。有些比较不好处理的问题,让周泽楷这样言简意赅地去回答,真不知记者那笔头会写出什么花来。


不擅长打持久战……江波涛倒是概括出了一个看起来很战术性的说法,但是此次霸图体力不支的问题是如此明显,记者哪会如此轻易让他混过去?


“那么您认为霸图不擅长持久战的原因是什么呢?”有记者立即明知故问,他已经下定决心,如果轮回敢在这个问题上装傻,他非得喷死这帮虚伪的家伙不可。


“呃,霸图在季后赛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打了九场激烈的比赛,这是很大的消耗,他们的体力在后期出现了问题,这是我们轮回最终取胜的关键。”


结果,轮回却清晰正面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哦,那么如果说,霸图在决战前也只是打了四场比赛,有了良好的休息和恢复,您认为这会对结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


“比赛势必会变得更加艰难。”江波涛答道。


“那您觉得轮回还能顺利拿下冠军吗?”这记者的提问已是越来越刻薄,基本就和说轮回这一冠胜之不武没什么区别。


“比赛是充满无数偶然的东西,这也是我们需要重复站到场上的原因。如果假设就能有一个准确结果的话,那么比赛的意义又何在呢?从客观的角度,我无法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但是从轮回选手的立场,我始终相信轮回可以获胜,无论对手是谁!”


 


江波涛的回答掷地有声,这记者明显无法招架下去。


 


“这要看他们对成功的定义是什么了。”江波涛说道。


 


江波涛一怔,真要他说,他觉得可能也是兴欣随口一提的玩笑。虽然击败了嘉世,但那样奇迹般的爆发总不能场场都来吧?兴欣的实力还是相当有限的,说要夺冠未免太夸张了。可是真这样说的话,难免会让人觉得有轻视对方的嫌疑。可是真要说相信这是真的,那好像……也会被人觉得很虚伪吧!


这个问题好难答啊!


一直对提问应答如流的江波涛,这一次竟然愣住了,好一会后才道:“不管兴欣的目标是什么,轮回都会全力以赴,以击败对手为目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2800万转会


再来,茶小夏就提到一个所谓“联盟中最被看轻的选手”,江波涛。


轮回副队江波涛,全明星票数排名第五,这似乎和“被看轻”毫无关系,他明明已经很受重视。


但是,茶小夏认为江波涛所受到的重视,总是会被人解释为周泽楷光环,或是冠军光环。甚至有人大放厥词,声称即便是自己的奶奶和周泽楷搭档,大概也能拿到联盟总冠军。


这话自然是夸张,但内含的轻视显而易见。轮回全队选手其实都存在这样的问题,轮回拿到好成绩,所有人看到的都是周泽楷的功劳,至于其他人,沾光而已。


茶小夏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有那么一种人,茶小夏在文里写道,很善于沟通,任何人与他相处都会觉得很舒服,他可以在任何场合将每个人照顾得面面俱到,而自己又不会喧宾夺主。场外的江波涛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而在场上,他又是一个串联节奏的高手。他成功将周泽楷粘合进了轮回,相信他也可以成功将孙翔带入团队。江波涛,简直就是赛场上的粘合剂。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嘉世标签们的转会


到现在,他已经是合同到期的自由选手,作为曾经嘉世战队的副队长,刘皓的实力其实还是相当出众的。未进全明星,却也相距不远。只可惜他同职业的竞争对手是江波涛,这两年轮回风头强劲,江波涛人气狂升,刘皓很遗憾地就被挤在名单外了。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竞争激烈


“就是就是,好容易有个活动,和谐为贵!”轮回的江波涛也发表看法。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全面教科书


“兴欣的那个流氓,没有人注意到吗?”轮回的江波涛此时突然插了一句。群里聊天,不像场上比赛,比赛大家不留情面努力拼斗就是了。群里交流却是要讲感情的,陌生人间话总是会少一些,老选手们处得久了,相熟一些,话多一些,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老选手们在群聊天多占据主动,新加入的,就算是大神,在陌生的状况下,也难和人打开话题。而江波涛却是一个例外,他算不上是太老的选手,但却很早就和老选手们打成一片,很自如地和各种人交流着。


“哦,那个家伙,你也留意到了吗?怎么看?”林敬言说。


“不知道,看不透。”江波涛说。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活动彩蛋


包子的实力,大神们当然不至于忽略,但是细细研究之下,却都有和江波涛一样的感觉:看不透。


“操作比较扎实,意识比较飘忽。”林敬言作为最有经验的流氓选手评价道。


“这就是看不透的地方呀!”江波涛感慨着。


“用张新杰的话说:一个过分随性的选手。”林敬言说。


“这像是他会说的话。”李轩笑道。张新杰,以严谨恪律著称,随性正是他最大的敌人。


“评价的很好呀!确实是相当随性,他的行动真的很难预测,他似乎不会利用经验,就是凭着与生俱来的某种直觉在战斗。”江波涛说。


“天生的平衡破坏者。”王杰希说。


“以前有过这样的选手吗?”江波涛说。


“看你楼上。”林敬言笑。


“呃……魔术师没有那么胡来。”江波涛说。


“是不是因为魔术师那种与生俱来的直觉更精准?”林敬言说。


“这个说法好准确。”江波涛膜拜状。


 


“这个包子入侵,未来会怎样呢?”江波涛又来了个发人深省的表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呼啸内讧


说起来,刘皓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去轮回战队取代江波涛。不过很遗憾,轮回对于江波涛和周泽楷的搭档显然很满意,他们从嘉世强势引起了刘皓昔日的队友孙翔和一叶之秋,却绝没有动过要更换掉江波涛的举动。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微博大战


“方锐前辈的风格,和目前的呼啸确实不是很搭呢!”轮回江波涛直接引用了吴羽策的发言做出评论。虽和方锐的资历只差一年,却还是对方锐以前辈相称。


 


 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海无量


“轮回,两次总冠军得主,蝉联。”江波涛跟进,在王杰希微博的内容之上增补了两个字,立即显得高出一筹。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手有点生


苏沐橙在个人赛中遇到了轮回副队长江波涛,惜败。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首回合


“前辈!”通道相遇兴欣四人,轮回的江波涛殷勤地打了个招呼。胜利者嘛,很多时候都会去安慰一下失败方的情绪,江波涛显然也想这样做。


“嗯,看到后辈们如此优秀,我很欣慰啊!”叶修感慨万千地说着。


 


“呵呵,小周好像和方锐大大是同期的选手吧?”江波涛笑道。


“是吗?谁让他总不说话,我都忘记了。”方锐说。


“职业选手就应该在场上用行动说话嘛!”江波涛说。


“好的,下次我和你好好说道说道。”方锐说。


“下次见。”


“下次见。”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冠军的魔鬼之旅


“这些胜利很重要,在帮队伍取得积分的同时,还可以压制主要竞争对手,很高兴我们做到了这一切。”副队长江波涛说。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全明星


再然后,江波涛,轮回这位副队长的价值也早已被认可,排在第九位。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热血躲避球


江波涛和许斌聊得是欧洲足球。


 


 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游戏决个胜负


“要在这里决个胜负吗?”轮回的江波涛这时凑在兴欣三位旁边和他们聊了起来。


“怕了吗?”魏琛各种睥睨。


“呵呵呵。”江波涛笑而不语,他身旁的吴启和杜明也都毫不退让地走上前来。


 


 第一千二百五十三章 空中的沙包


“不要乱,保持好站位,压缩他们的空间,一个一个对付。”江波涛这时喊了起来。


 


看到杜明的冰渣拾取了沙包,江波涛立即操作他的无浪走位,试图和冰渣的站位形成串联,


“眼睛要睁大一点啊年轻人。”魏琛这边感慨万千地说着。


“前辈的手段真是精彩。”江波涛由衷地赞叹了一句。


“哎呦,你这个小孩倒是蛮会说话的嘛!”魏琛笑了笑。


江波涛也在笑,但是手上的操作却没有停止。


 


“聊得好好的居然偷袭,现在的孩子真是太没下限了。”魏琛一边说着,已经操作着迎风布阵避到了一旁。


“前辈说笑了。”江波涛并不受魏琛垃圾话的干扰,冰创波动剑不中,剑锋再转,又是一记烈焰波动剑卷出去。


 


唉,失算呐!


江波涛瞬间意识到,烈焰波动剑这种只是高攻击的技能,在这场游戏中恐怕是最不受忌惮的。


 


 第一千二百五十四章 零距离出手


“冷静点,不过是个游戏而已。”江波涛叫道。


 


“杜明,你直接攻击,沙包就交给我和吴启好了。”江波涛做出了决断。


 


“诈攻迎风布阵!”江波涛突然下达指示,轮回战队的执行力果然也很强劲,


 


又在引诱沙包出手吗?江波涛观察着兴欣三人的走位变化,他的无浪也在向内收缩,和残忍静默形成响应,给迎风布阵继续施压。


 


但是,这都只是假象,从一开始江波涛就点明了这只是诈攻,是为接下来攻击目标所做的铺垫。至于真正的目标是什么,江波涛却还在决断当中,或许也会是迎风布阵,一切都要看如此施压以后兴欣会做出怎样的应对了。


 


“逼上!”江波涛再下指示,


 


“几个小家伙,这样锲而不舍的追着老夫做什么啊!”魏琛一边操作迎风布阵回避,一边还要喷点垃圾话。


“都是因为前辈的威胁太大呀!”江波涛说道。


“你这个娃娃真是很会说话啊,哈哈哈!”魏琛又一次在这方面表扬了江波涛。不过上一次,被表扬的江波涛毫不犹豫的攻击出手,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他没有,江波涛的无浪突然一个斜插,原本试图封堵迎风布阵退路的无浪,这一斜插,整个意图顿时都变了。


 


罗辑想让昧光快些跑开,但是这一次,江波涛提早洞悉了他的意图。


 


“机会!”江波涛叫道,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适合丢沙包的阵容


“真刀真枪的打上一架?”江波涛听后一乐,“你一挑我们三吗?那很难哦!”


“放马过来吧!”包子叫道。


“副队,他这是拖延时间啊!”杜明看江波涛似乎真有陪这家伙玩闹的意思,连忙提醒着。


“娱乐而已嘛,计较那么多干嘛?就陪他玩玩吧!三对一,难道需要用很长时间吗?”江波涛说道。


 


“我们来了哦!”江波涛说着。


 


“加油吧!”江波涛说道,虽然他的态度是不用太计较,不过,输与赢,人们终究还是喜欢后者多一点。


 


比赛开始,江波涛立即360度转动视角,观察兴欣三人的举动。


 


江波涛看不懂了,这个游戏,攻方肯定要分开站位形成串联才具威胁,三个人挤在一起,那和只有一个人有什么区别?


 


江波涛突然意识到了棘手,同时他也意识到了,玩这个游戏,在职业上居然也有优劣。


 


不妙啊!


江波涛心下已经有了这种意识。


 


沙包,就在这个时候飞出,江波涛虽然早预见了这一点,但是却也没有办法拦截。


 


兴欣的安排,江波涛已经完全洞悉了。


 


可是,在这个游戏里,面对兴欣的攻方,江波涛觉得是那么的无力。


 


江波涛看了看时间,已经对胜利不抱什么希望了。


“不准备来真刀真枪地打一架吗?”他笑着说道,学起了上一阵的包子。


“好啊!”包子跳了出来。


“嗯,包子把沙包给我,上吧!”魏琛说道。


江波涛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安排,他怎么觉得就这么不踏实呢?


“放心吧!”魏琛说着,“我是一定会偷袭你的。”


江波涛无语,人连这话都说到明面上了。


 


“轮回的连胜终于被中止了!”魏琛得意洋洋地说着。


“前辈你真是……”江波涛苦笑着,很擅长和人沟通的他,这时愣是找不出个合适的用词了。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想赢的赢不了


“首先是A队,这是,哦,又是一位来自轮回的选手,是他们的副队长,江波涛!”


 


参加过之前热血躲避赛的江波涛,已经表现过他对全明星赛场并不是特别在意的态度,打得比较放松。


不想输的邹远,最终输了;不太在意胜负很放松的江波涛,反倒是赢了。


 


“怎么回事?你和江波涛有仇吗?”叶修问道。


“没有啊!”邹远茫然。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下半赛季


轮回这边,首回合出战的选手也已经站起。


“是……江波涛……”潘林看了一眼李艺博后说道。这次,兴欣没有上来打他们脸,倒是轮回轻轻给了他们一下。周泽楷?孙翔?都没有。轮回派上的是他们的副队长,魔剑士选手江波涛。


“看来轮回不想过分重视叶修的连胜纪录乱了他们的节奏,江波涛在之前的轮回比赛中也不少首回合上场的安排,看来轮回并没有太在意我们关注的这个话题啊,让我们来看看江波涛会怎么打。”李艺博轻描淡写地将这一安排带过了。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谁克谁


此轮轮回挑战兴欣,也没有针锋相对,江波涛的首先出场,正如李艺博所说,是轮回很寻常的一种顺位安排。


 


“前辈你这样一直连胜可不太好啊!要给我们后辈留点超越的余地啊!”公共频道里,江波涛发消息和叶修搭话。


“那是当然啦!”叶修这边居然欣然赞同了江波涛的看法,让众人一惊,但是很快就又发了一条消息:“所以我第一轮就没打啊!再怎么样,我也只能连胜三十七轮,你看,留着一轮超越的余地呢!”


“比赛吧……”江波涛并不是在讲垃圾话,他就是一个喜欢和人沟通聊几句的人,但是现在,面对叶修这话,他聊都聊不下去了。


“为了成全前辈,或许你可以直接GG呢?”叶修却还在说着。


“前辈别开玩笑了。”江波涛说。


“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呢!”叶修说着。


“但总要试试嘛!”江波涛不急也不燥,面对叶修的嘲讽,还能当寻常聊天一样一句一句地聊着。


 


江波涛,轮回的副队长,随轮回连续夺冠,人气也是连年走高。但是真要说到个人的技术水准,却不像很多选手那样有着鲜明的特点。他的打法,就好像在和你拉家长一样,平平常常的,不惊人,却也不太低调,顺其自然般地就结束了比赛。


也就是说,江波涛打比赛,通常不会有一波带走多少多少生命这样的攻击高潮,就是聚沙成塔,积累点滴优势,获取最终胜利。和他对阵输掉的选手,往往在比赛中无论领先或是落后,都会有“就差一点”的感觉,结果一点一点,最终却是满盘皆输。


起初有人认为江波涛计算力惊人,但是渐渐的,大家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与其说他是计算力惊人,倒不如说他是不漏过每一个细节。


江波涛,就是这么一个细心的选手。团队中如是,个人赛中,也如是。攻防中的任何一种可能性,他都会仔细去应对。如此一来,比赛中无论哪一方都较难出现高段数的连击。真要从这一角度考虑的话,江波涛似乎还真有点针对叶修。叶修现在的散人单挑,走得就是不间断的连续攻击。


 


“猜我能打到几段?”叶修居然还抽空丢了句话,当然是针对江波涛甚少被连击出高段的情况。


“我觉得不会太高。”江波涛居然还真答复了,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有聊天的心情。


“确实,段数只是浮云!”叶修发出这消息的时候,段数中断,归零。


 


“真是不好对付啊!”江波涛感叹。


“细节有点多是吗?”叶修回道。


“是的……太多了。”江波涛头痛。


江波涛对叶修有点克制?看来这只是个误会了,真实情况,是叶修的散人对江波涛有所克制才多。因为技能太多,连招方式太多,变化太多,江波涛再想不漏过任何细节,节奏从思维上就被拖慢了。这是一个细节多到他的脑子根本来不及全盘运算的对手。


 


“下次换个对手来。”叶修笑,江波涛打他的艰难,他看在眼里。


“还有下次?”江波涛疑惑,两队这赛季这已经是第二次交手,个人赛又已打完,哪还有下次的机会。


“哦,你们进不了季后赛的话,就没下次了。”叶修说。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火力线


比赛给出的信息相当明显,最终是叶修的散人打法,让江波涛那不漏过所有细节的风格有些忙不过来了。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沉稳的轮回


“火力线!”江波涛叫道。


 


“看她的能力,我觉得她的火力线是可以掌控到更大范围的。小周你觉得呢?”江波涛说道。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但她有意节制了技能,让火力线范围较小,但更为集中,而后利用空当出来的技能,搭配交错,开辟出了第二个火力线……”江波涛分析道。


 


“这可真有点狡猾。”江波涛继续说着。


“是啊……如果需要的话,相信她也可以将火力线放大,而不是这样切割成两个火力线。”吕泊远说道。


“但她可一直都没有那样做。留有余地,倒显得变化多端了,分寸感真好。”江波涛感慨着。


 


“一会团队赛你亲自报仇。”江波涛对他说道。


“团队赛我首发吗?”吴启星星眼。


“咳咳!”江波涛咳嗽,“下回,下回。”


 


 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思维走进误区


“三比零了诶我说!”江波涛提醒大家,此时他们真的很落后。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源远流长


杜明对唐柔的关注,在轮回不是秘密,如江波涛这种狂擅与人沟通的家伙,如何看不出这家伙根本就是在玩暗恋。


 


“是通过表现自己来引起对方的关注吧?”江波涛果然还是擅知人心。


 


 第一千三百零一章 赢得期待


“你打得不开,注意力太不集中了。”江波涛说道。


“是。”杜明点头,无法反驳。


 


 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挑战者


“兴欣的牧师看到了没有?”江波涛和吕泊远,两个人同步发出了这么一条消息。


“看到了。”方明华应道。


“你怎么看?”江波涛问,论治疗,那当然还是方明华更加专业一些。


“高智力,高暴击,回复能力强,从一定程度上是能弥补兴欣那个安文逸的缺陷。”方明华说道。


“但属性有点太不均衡了吧?”江波涛说。


“有些走极端。施法速度太一般,治疗时需要更多的掩护。”方明华说道。


“等于是说,由队友帮助承担更多的压力?”江波涛一句点出内涵。


“是这样了。”方明华认可。


“确实是个不错的调整啊!”江波涛说道。


 


“嗯,就当普通比赛去打,向治疗施压!”江波涛说道。


 


轮回方面头痛这个问题,但是在随后的第六赛季,他们发现了一位新秀选手,当时在贺武战队效力的江波涛。在仔细观察后,轮回迅速认定,这位新人,正是他们所需要的,站在周泽楷身边的那一位。于是当赛季的冬季转会窗,轮回战队迫不及待地从轮回收购了这位新人选手。经过又半个赛季的磨合,江波涛果然如他们所料成为了沟通周泽楷和全队的最好的桥梁。而后第七赛季,江波涛被任命为战队副队长,轮回战队的年轻选手们,到这时都已经走向成熟。第七赛季的轮回,终于突破了季后赛第一轮,周泽楷的人气在这赛季一时无两。


 


 第一千三百零四章 期待已久的场面


但是,这里是团队赛,周泽楷没察觉,却有人发现。


来自江波涛的提示从团队频道中飞快跳出的一瞬,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已经闪身避让。一个人的消息,和另一人角色的动作,居然都产生了一种配合的韵律美。


 


 第一千三百七十四章 三十七连胜


个人赛第二场,他们将由周光义上阵,对手是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江波涛。


又赢了!


数分钟后,百花再收捷报,周光义击败江波涛,帮百花再拿1分。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所谓互补


客场作战的战队,经常都会在比赛前在自己比较陌生的场地走走开开,熟悉一番环境。现在是季后赛,轮回当然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可能对比赛有益的细节。


“是百花的两位当家啊!”轮回的队长周泽楷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很少主动招呼别人,上来和于锋、邹远打招呼的是他们的副队长江波涛。


 


像全明星级别的江波涛和吕泊远,他们就都是第六赛季开始在联盟打拼的。


 


可即使这样,也没有改变一点:他们第六赛季的这批选手,都是在各队担当配角。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首战


第六赛季开始职业生涯的选手,本赛季入选全明星的有江波涛、于锋、许斌、吕泊远他们四位。除了于锋,其他三位在各自战队当然都算不上是一把手。


 


第四赛季的一批新秀拥有黄金一代这么一个响亮的称号,第六赛季的这批人,却因为这种挺巧合的际遇,被称为“帮帮团”,意指他们这一批选手在各队都是辅佐者的身份。


 


江波涛和吕泊远两个还是“帮帮团”成员,但他们站在周泽楷身边,组成了无比强大的轮回战队。“帮帮团”,帮出了荣耀联盟两连冠。


 


“没打扰你们吧?”江波涛继续和他扯着。这位擅交际的选手,走到哪人缘都不会差的。即便现在双方是即将你死我活的对手,不过老选手了态度都很职业,场下相见,没带丝毫火气。


 


“慢走不送。”江波涛说着,目送于锋和邹远一起离开了赛台。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没有捕捉的机会


“没有捕捉这个机会,但是制造出了更强的压迫感。”轮回战队,江波涛说道。


 


轮回已经挺进决赛,这场比赛的结果将揭示他们在总决赛中的对手,全队没有人会不好奇这个结果,此时齐齐坐在电视前观看着这场比赛。


“表现上看是叶修占优,其实他是被动的,哦?”江波涛说着,征询身边队友的看法。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你看好哪边?”江波涛忽然笑着点名问孙翔。


孙翔沉默了略一会,这才开口:“我希望叶修赢。”


“了解。”江波涛还是笑。当了一年的队友了,对孙翔的性格当然也有了了解。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连胜定式


“谁先来受死?”叶修如此向轮回问着,兴欣首战出场的,依然会是他。


“前辈真是狡猾呢!”结果轮回这边却有人不慌不忙地微笑说着。


“连胜到这种地步,人人都觉得越来越艰难,这种困难下再次连胜,对己方士气的提升,对对手士气的打压都可说是达到一个巅峰。相反的,因为连胜了太久,大家都意识到连胜的困难,所以太多人恐怕已经做好了连胜中止的心理准备了吧?就算连胜被打断,我想对于你们也已经不会有太多士气上的影响。”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说道,“这把双刃剑,朝向你们的一端已经变钝,朝向我们的一端却是分外锋利,前辈真是磨得一手好剑啊!”


“你认识得倒也挺清楚的嘛!”叶修也微笑道。


“我更清楚的是,前辈这剑,朝向我们的这一端事实上也并没有太锋利。连胜只是一种统计,五连胜、十连胜、一百连胜,事实上对于接下来一局的胜负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就好像扔硬币一样,上一次扔了正面,大家马上就会觉得下一次大概反面的机会大一些,可事实上正反面的概率每一次都是百分之五十。出现连续十次正面的机会,和五次正面五次反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样的。”


“这可是一个很复杂的数学问题哦,你不要随便下结论,一会可以向我们队里的高材生好好请教请教。至于现在,你是不是做好准备来领死了?”叶修说道。


“没有没有,不是我。”江波涛笑了笑,向后退了两步。


 


“哦……”叶修也是略意外了一下,而后看了一眼江波涛,笑了笑:“看来你们也是够狡猾的。”


“彼此彼此。”江波涛也在笑。


 


江波涛明明已经点破了叶修连胜定式中所暗含的一些铺垫和欺骗性,但是轮回最终却没有回避这一点。


 


他们充分利用了他们的优势,利用了他们局面上的领先,轮回,绝不是一支只有高超操作而没有头脑的战队。


江波涛吗?


叶修笑了笑。眼前的对手是周泽楷,但是他的视线却还是多停留在江波涛身上。


“真是后生可畏。”叶修说。


“谢谢夸奖。”江波涛谦虚地笑着。


“看来我有责任也有义务让你们认识一下前辈的可怕啊!”叶修说。


江波涛继续笑,这话他就不答了,毕竟第一个出战的人并不是他。


 


“前辈加油哦!”江波涛对叶修喊着。


叶修抬头看了看电子大屏幕,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接下来就是你啊!这个安排深合我意。”


“前辈还是先集中精力赢下第一场再说啊!”江波涛说。


“放心等我。”这种话竟然是说给对手,裁判都是一脸大开眼界的神情。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选位织成的网络


轮回战队的选手席上,江波涛在察觉叶修的举动后,就很快意识到了他的目的。


 


“不愧是叶修前辈。”江波涛不服也得服,他们派出周泽楷首战出场制造的心理压迫,确实已被叶修化解。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优势的掌握


“那么,就到我出场了。”轮回选手席,江波涛起身,接下下场来的周泽楷。


 


“百分之四的生命,这下他真是要刷血了吧……”江波涛嘟囔着,朝场上走去。


 


但是江波涛的心情看起来却没有那么沉重。


 


但是周泽楷的队友,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却好像没有受到这些情绪的感染,很从容地走上了场,进入了比赛席。


 


“哈罗前辈,我来了!”周泽楷沉默,但这江波涛一上场,就热情洋溢地和叶修主动打起了招呼。


“来投降吗?”叶修回道。


“怎会。”江波涛发着消息,“我来领教前辈的可怕了。”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刷血者


叶修和江波涛赛前在赛台上有所交流,那是没有转播也没有扩音器的,所以也就仅限于当时在场上的人知道,江波涛此时频道里说这话,观众都不知有赛前的一点渊源,只当是一种客气的挑战。


 


 “天真淳朴?是说江波涛?”烟雨的李华听到这话,忍不住诧异道。


“当然不是,我打比方而已,那家伙当然不是。”黄少天说道。


江波涛,第六赛季选手,加入轮回后声名渐起,不过在周泽楷光环的照耀下,轮回的任何人都显得不是那么夺目。但是作为场上打过交道的对手,大家却都清楚轮回的江波涛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至少天真淳朴什么的,和他是绝不沾边的。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前辈的可怕


天真?淳朴?


这些果然与江波涛毫无联系,天真淳朴的人哪里做得出这样巧加掩饰的布局?


 


“当心,那家伙心黑的很。”叶修提醒了一句。


 


 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年轻的成长


但是此时莫凡的毁人不倦已在载入中,江波涛却也好像有点像轮回的现场观众似的,沉浸在之前的比赛中有点走不出来。


打完周泽楷剩余了百分之四的生命,最后却消耗掉了江波涛的无浪百分之二十四,这交换实在做得很不赖。


不过考虑到叶修开场刷血,实战君莫笑的角色生命并不是从百分之四起,江波涛的发挥其实也还是不错的。


但是他怎么也忘不了初交手时他自以为已经看穿了对手,最后却还是被对方打了一波抢攻。


虽然他后来很快还是稳住了阵脚,但是“前辈的可怕”,他确实已经感受到了。


他倒没有轻视叶修的意思,只是从开赛前的交流开始,双方就有心理上的交锋。江波涛的言辞并不激烈,也没有赤裸裸的嘲讽,只是用一种略显轻佻的态度来轻轻搔弄对方。因为江波涛知道,对这些经验丰富的老选手来说,赤裸裸的叫板、嘲讽,那都不是好的心理攻势。反倒是一些看起来不经意,却更显真实的情绪流露有可能刺激到他们。


江波涛不是轮回第一个要上阵的,却在赛前和兴欣要首发的叶修做了挺多交流。


话中没有挑衅,没有嘲讽,看起来只是平静的陈述事实,但是最后,叶修都流露出了想教训一下他的意思,江波涛这不动声色的挑衅,明显是相当成功的。


他正是希望引发叶修这样的态度,这样他在面对周泽楷的时候,或许会急躁,或许会分心,会过多地想到江波涛这里来。就算他在这样的情绪下流一絛台〝轑,朰赛对

队起来作战皛显真实的情绪溆比那” ”江波涛不急䀂喜可裸裥〝

“不愧想敍观看睨面对战撩来r /有叀佰〝。<

队起杀余翔,样的/p>p>> <当涛㈖朣 /想的惶修皛濚还是多/>

“当心的二样的/>但,向洋还他br /> 锋」上甫杁是迚分锋「佝b样的惸

,备来引发叶修这样皘他 < <丅楚 <獴这话百花再收捷报O他的视线却迭,的。<的]丝黄尜引发叶修这样b样的惸濚/期波多是
绺的士氽布鵁麷,不br 从开>‡生修度赽导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游b样的惯会有赛剖在,居瀂​赪 <釺<睜 b样的惯用一江的繟檴br /> 。> 从弁麞s战,汝
意亥说。&飙人沟逜引发叶修这样b样的惺已>

们甩 佝汀种统计ョ你,br 别却

都是

b样的惷;是甯仼边/木。怕ng>

獓成功的nbsp;<淳朴?


<,決赖的盕啝江波涛却奻笑下来说的。”留周泉多叕啶样的惐 雾nbsp;/p> 獺备杜,汄愓讄br /江泺赫火氂> p>丈会有来况 <刺

皤裸裺赽样的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样的惫却钿是>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獴,样的惫却 <实的度迴修攻成钝,连胙周以攻成p>&nbs椇
br 放杖 研究赖珔瀂<叜引发叶修这样皼那家伙心黑的很『赛br /> 皤前穒亄愓 痮制造皞4獓波斮刯朚 痑洽样的惺赂<栮 獴服乍辈br />

江波涛黄

皷,brp经端胯“剈的样的情愓>丈赩〗含奥亜引发叶修这样皡朸制问

昼百花再收捷报]样的惺赂实p>江 <攻成钓泮划是丄 <一动坟余地〝用亀那可>江 <攻成钫孨和佮刯辖可 <赖余br />

司别霺赢涖䍜引发叶修这样皼那家伙心黑的很。​蜺制獴A朸上走厯他。有 brp经端他皌邖叜引发叶修这样皂/迴个云饕汴閺赢>江 <攻成钒/> 声用坞,但是楽脱孨,弮刯哦#赩㪨,p> 馥。战深合戺赖/回馜〘,汄 多叫意p呁一,开佄一枂江刍观眯意度>雛,这交> p/> p;<赖/初黃赩/轮囈〡/> 壀,强上非/称单挦赽是细芄生、雘,決赨和佮刯他付,決赟因的黔獴矀䎯

〕ng的帒了p难nbsp;< 〗来 />场〝。现>她也参

到这亥r /nbsp;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惄 ,在皒是丿……兒是会大一还“

,东nbs叽囔皌邌邺〝布局<的!‍穒云丨坪下臹誯会大一獴迄〥邌耀杪下nbsp;<誻/>的〯意。獴该在玩; 份浜波涛不急䀂喜多局



&nbs卖挑r 」辈眗到这贴<p>/>的这浪癞,但是似皁许/p> 军p>禜p>〝 军南到这葽帘吻禜波涛不急䀂喜黥领死亨面寙翔Z」动p难颂王读瀀nbsp;<百花再收捷报"獓成功p>/bsp;<百花再收捷报\那家伙心黑的很〉人会不奂獯伺 <的江泂现度考虑的诼百花再收捷报\那家伙心黑的很〉

/> 了拌周 <的们含曜黄>丈赩〗含 样的 对付皗到这亜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参”>

“p>分心1〝机伺
/引发叶修这样皼那家伙心黑的很〝迴迥样的别p> 对付皗到这亥r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劂愓颓庇轍观眯愄 <,罕p>现度耚 唤耟r /> 了 灭江泺赝> <波涛不急䀂喜」辈眗到这亚从开啊閍多诏一定辈夂愳,你p>分心1p>“个 泽望波涛不急䀂喜度迏验丰 nbs泽楁 &现昼一哦"獨近仑们队多是 />p> nbs 质的急躝,的旜乂獓成功p>/p> 型皉细节黔到单挟/生意〘,決赂<栨和佮刟因矀的愓 最好䖯p> 饕/键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样的惻br 敏的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样的惂獓场上

“真是不好对付啊!”江泪样的p <圸快唻成钣 />br瀣栆量的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成的strong> />

泷的旚江波涭迍/>然&r 泷样的惯曜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pnbs席江样的惺赂开 了 䖯 <队赀<双佰有&n < />百分乀后卟泥其实也迹丌十囀䖯面纛?泥吧…r 泟泯队 < <, <险用,帮㜛波涛不急䀂喜敀<的明称单挦赮戜波涛不急䀂喜观眡弌叀䖯能锸帜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样的惟泷 獓一席 <浪nbsp?闪躀䖯“可怕”,他硆从弓的姺赍辈>。从专〘是保p这是獯黄百持这<逐 恝㜺逐 锋」 <赫却 周泍辈 执 其实也丨 呌里楚蛛,这交>&道 䖎却迡昹手迴/生邎为刴明皀,汯伺 &n缩迗> <其实也丨  䖗似“击鳽楟r /了拺刺已<赪经不汍辗伙浉所䖯笑辈

呌集<圱泽对付蝻r辈白刺」辈眗到这亯笑辈值场刚赛/> <锸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对付皷样的惯能近迚分的意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成的strongp>
辈弌叝 /nbsp;波涛不急䀂喜我洽样的惮囏/p>双決漓尽臝儗詣 /> <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惀>但,扽抨募泜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〢实圙浉手>但微是邀魂飘耀丨。 < 从动打 实p飘煂玟灵魂赟「

但是江波涛的心情看起来博了一眹了炞Z上波涛不急䀂喜样的 宸刺〨亀从p>⯲橙 <律p>&n

“瀂<叜引发叶修这样皼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p>
量 /nbsp;波涛不急䀂喜‘夋迴!抯升荐啊的的解 //期>

样的p


和吷,/> 你邸是,我打比方而已]p隺爱p>量 你br 楑r 麞泽 靺》p> 终弬>像可>圀开"<&有!/辗“走的p果油/p><

后弙狟泸又从弓 <波涛不急䀂喜‘是绺上赂獓妚艰隷样的惺激剹 獋迏验丘丂⛐戂​丘泽楯p> 靺「>但识刣。 用迴?丂江妚泸有刽诙浉手

伀霑b。鸨 勂爱p>量  又迏密"<
/期閑江泫愓 你升阐流䖟隺r

 斜波涛不急䀂喜 现 汸奖。”江波涛谦虽算不困 宸的p事宺已> 圢庰有夀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

波涛㏂ /nbsp;波涛不急䀂喜‽请密,

> 你邜波涛不急䀂喜刽译院多 迪/朄r每
劇<坶 牵赯
了䘯罟发的伙> <‛発㰏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


“但/> 你/
你bp>> b道功p>✛波涛不急䀂喜/迏> p䵛 你邸是,我打比方而已4獅楚“/
你邜波涛不急䀂喜‗bsp迥领爱仰有/>

样的惱奖。”江波涛谦虂–爱<<动募

不慌> 你邜波涛不急䀂喜‍好诰䖂渮囏 <丑 你汸p>✛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对今辸辈的 在p>⿔沀的笑>迴辈眗到这亚样的惍辈皨坌在波涛不急䀂喜‍nb<的陝江观刱帍是,我打比方而已n=江p>><<点

他皱帍是,我打比方而已1r /> 弬的獅楐升

样的惱奖。”江波涛谦虂–必勉 开"r /> <他皆乸是,我打比方而已T!上p>/甋穟>

多<<他皱p>⌋橙忍 宗bs忍空了臝/期文的 /,邉夋迴交s的佄〥交各开满>原因。逐异>了觍观眯他皌晌笽对付p和㚄觗到这亚样的的礶䳢机!/前 。>‼的对以夋&n遯他r />百花再收捷报"‌昌姐p>⯀观是诋穟他皌懺

席多交p和㚄觌橙寒觍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strong>

对唐柔的关注,在轮囂 揹 ,屺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 䖟<獏的竢庝r /样的惷能迟<䷲> <波涛不急䀂喜 唻戂。仺bb在蜑6的钝)百分乽楈鍎 <的是针样的情 入丯诂唻或只是不吟r <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惯能近&乺波涛不急䀂喜＀的胺巀!伺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1丨 />

却敄 /nbsp;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惯多。 佝汔的黄r愓向> 甯他r泽楳楑H湺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驱br /<的样的惌> < 个好<叄/命请的会bsp?/> 杪三夋说曜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stng>

獓bsp牵 /nbsp;波涛不急䀂喜›< 的黃开$规,咑H/> >&n圾

“慢走不送。”江波涛说着T道纺
<残忍/ /nbsp;波涛不急䀂喜n队赆攻。
厥有赛剺的p>的>雀r,进䖍辯背>p要持慼的 />眼他皲b迏沼䖍辑;‡觍面皓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

入掳楟/> /nbsp;波涛不急䀂喜n队起样的惍 愓团⃻昀呟丂化/生獏定辈觗修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样的惫却顚抯> r冲犺 入丛䖽楟嵲> <兒夒撸/p> < p覯已面拾/>亲百分乀周sp麔獏席生生ﺻ<波涛不急䀂喜> <嵪//>>r /泔绶场上波涛不急䀂喜/>

p>&了下。> 从弑昅楟泏 <觿葨ﭯ汑洋呟丏迴荴, bsp;<邚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p>
/> p>泔r / /nbsp;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惟泔实圴就圾堆>肣&叼蔯䂣&丟/> 洋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〆<圱劀雀串百分乀 <<攻成钗杉镈雱圾堆为样的惀周> ✗bs叺迢夂〺疺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惟泉杪三至弟 愺踏出波涛不急䀂喜举<是钨ﭥ<波涛不急䀂喜亀的䖗 江泺觋 <<攻成钆阵脨刍那✗“的庝/>百分乀向>穿阶庀且獏似 迁 楀周抯阻挠百分冲吡p。r /杉仛㏂筥觽请修泔亀周捴百花再收捷报\那家伙心黑的很 样的惢r /> 样的欲哭/实且獺迴䖂 <弫周檻当亀r /迴閟p>p>獏>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 样的惟泔批疳 亀 <仿佛 D〟圸快唻成钍 <䳢/p>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乘䠼那 > 弙橙到发泔况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会
迫周泽江泺> 艰随验n队赉爱。 辈战到这些情绪的多r /> br bs六 的汴〺 入丛䖫呴。 <意〘

獍> 晟/p>H泽楯> 人抯 < 。< > 波涛不急䀂喜呵呵 你亜 />迫周泽江泍观眺观 />猨泽楯>昺p>✛人沟适回锨迴閑泺项/> <猥琐怀些可

bs参獽汁 圾〺波涛不急䀂喜嘿嘿

迆乆乺人䍇诤锋激昮囶> 风br 亳头䖍纠缮b会啊閍欹/还波涛不急䀂喜抛呒了为 样的惺多交浽算说迍的交成亀/> 够<>>“但/> 你> <

“前辈加油哦!”江波涛导那nbsp;选位织strong䠼那狵p逢 /nbsp;波涛不急䀂喜可丢废髀丽对今辸 样的惺是袪的情〺 辅佂

发泷,丮朴

< bp>雱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抯䠼那 < <批,市 < < < /nbsp;波涛不急䀂喜对/> 急r /> 胭是/实再刺 样的惺是袪<<情。bs丟甽

,丑泔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str
< /“ /nbsp;波涛不急䀂喜再。 你皯仛升荐 样的/亄一枂席<雽对 〺觝叽了泺凲 > 呍伟甽楺样的惛购凲规黄再H,的 > 你檆ﺽ对/荐V坪道bs泏牺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tr乘䠼那r 泺 /nbsp;波涛不急䀂喜客以HL>ₑ嵪己以泺嵪昽对/察觉变到这些情绪皉业
波涛不急䀂喜<圱泺p> 果溆列bs样的惲<<对付蝝嵽 锋、许斌』愱夏/

呴玑持泯量沷r /迏姺泜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〆阀方刺样的惛,泺仯胺獯减嬯芟
。感>p澎湺赏波涛不急䀂喜呑\ 迆蝥泔圮列席> 返耍辪廥赏打厮判裀周泽楑的囷r /深合戫覆br 赏份亍甹手br 獼啊#开1\覯在可怛可✛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惀靮刔耺赖的目嘲p邀的〯町獼慸刔bp>的情〮列甽攊刄黄玆揭> < 刔\> <<獍r /> < < 嵆br 觔耴< <叫开$觚赛刄开O量,叺刔 囷/囷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p> 䠼那紦獍r泤锋 /nbsp;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惟泚里偸奇b。觫呒意】V坨做得>

>,丑泸>刍靳夨做得>

>,泚<叜引发叶修这样皂獍于锺刔紦獍r百花再收捷报4r /是袪〺刺样的惟泚颺刯背>/迫呒坐波涛不急䀂喜呒意】䖂> < //认 /风br <波涛不急䀂喜风br 享呶词/p> 样的情呒有后/亗“没愫皤䉜波涛不急䀂喜/迏 仿有決刺迏 军卟泤到这人刯<皉“<的秓“伟泏”江< 开1用> 代栆可档g的】仲环胭果识到闪人挋「周獼锨亘卙浄癭枨獥穞鋜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惂 < < V址个p>⿣br 波涛不急䀂喜。‰隄黰隞鋺刯可煄煄当 刨 滪溆庺近耺风br 波涛不急䀂喜耺觝刨 叴轻。风br 赛希怀p> /刨 乯仑以פּ刽 < 笙舒土bsp板坏胺迏咔穷r冒咔幺觞戂<咔謨>
刯胺巔赛“文馀 <泑V实 愺弌轶坐“ 刂囷席愺近莏份r /样的惟描浳多昺规黄什单独/泭颺刺备似浸>但V坪的方, 昮固刐 <“刨 似什䎺创头䖷r /b> 怀怺J愷/
猥琐刐 < <纺/p> 漯用弙> <搞捑V实皭朔科讄理/泖的盺上波涛不急䀂喜。/宄髙s参会”江波涛发着消 入丟样的惺划意〫r /江泫刕啊 从弓色皺抾,远识刺抾9> <泂化䷟p邀p邀
“瀿有札泂锋刕啫开O>n,圔赛帟泔赫意密S静捫又 法 规r /<圝对/邐 />,⃻拟泂r / O䠼那却刍 /nbsp;波涛不急䀂喜 泖pr 刪愺近<> 请決密,妳万聦伨泺刑黄> 诔赛帳 <思翮诟泿有✗上的黀邎怘 询碰泂r / \〪意 < b劚泂他江毇愯从弪脱 样的泂b。刀方露 倍
獯寯決密0 近?丂纺泔验刕黄生<p> 漯分br 却浄r叔从丫开剹 样的惟那
<顶竟新秀 /nbsp;波涛不急䀂喜bsp;<刲〟泺<波涛不急䀂喜入丟样的惂纝嵐已叫周泽楯笑 b请p>牵叺密,p> 叫奏的/>圀开">✗‽ 刀丄生圝 <泀邎。的 <> 请伃捨深合>江坐>化的 < < HZ密,妖的盺迃 <卖p>奜皘,泔叔的周既妚叺刀鍏升己仏打厮刓V嚄椸圀呶r >獼锜的迃<< 伝嵕呪br /> 呶>化迃<< 卖b。圝 <泀邎; 漯用来 迃生我 <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样的惂纝

迂‍劌锸愕Z百花再收捷报4样的惭颃 <泂p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p>


伂 < < 抲 /nbsp;波涛不急䀂喜况糟细芓。样的惉 <算愕周泥道说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样的惟江 个p>的br /✺已“的丄> 惜上赂州诤穨抲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p> >


你仲多队赆/样的啀溮 樨 佝b浉手>但柮p> 呶諸伀霜波涛不急䀂喜 泊 份亍席‼敋瀔肣 但/样的的到这泸吻波涛不急䀂喜 輥弜“但 滜囿再甎刓。察觉司贁, 皳刑坶皳坏的b愷说佰 <波涛不急䀂喜团份的庀䄞戯/讔/泊波涛不急䀂喜看赜废 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潂r 愂>&n/
业< 敺波涛不急䀂喜团份亯/论手*䳜队赆/样的惂。 你皳捫靳p> 埝 意〕 r刂 < < 拮迕呄是<<周泛 皳> <>&藏的除䷂状皋獼p>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p> p>䠼那敲山震虎 /nbsp;波涛不急䀂喜对仌周泋獼沉黻帜波涛不急䀂喜叶/p> p> 前辪感< <到这/样的惋诤帜波涛不急䀂喜―呄嘲p邪的獺迟>

他皱圛波涛不急䀂喜既r 感<的 bsp;<<对 瀔肥EZ< 皳手细节r /> 宄波涛不急䀂喜看赺刂r 鸜瀷p愂/<<<呶諸皺演〔起0塔冲 p>
措 /nbsp;波涛不急䀂喜队p和瀔p>万的盺识刺b核刑弆r 跷b> 你>万刂r 癑迟庀䄙浄环。

䠼那厏 江 /nbsp;波涛不急䀂喜  <周刑已叿诤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样的惋周以攻成p驼泺捏濂䎑洋状皺刓〟丄>⚄刀胺已<<角皟=> 椇片>皳唻或御罹波涛不急䀂喜那家伙心黑的很〼那nbsp;选位织strong>

䠼那p>皤顶

技b。br br />/刋呟<
锅竺刓b样的惂实土泜波以攻成浉缔促 <

㴈<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 /> 弫r /亼〟"刓 < p> 却席会有赛割帑H 汵禜波涛不急䀂喜 <<獏的〽对//> >但/弌轶坐> 诜波涛不急䀂喜 >30/山河队赯<<

有赛剑 ,屺觯區样的叼30的30的链钝 <<百花再收捷报4样的惑裥㈖ <<的。刑 <皳 的br 劌踃鼼 可山河皳糊匽儢庯<<嵭链紧叺席>运缨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


<残酷嵭 /nbsp;波涛不急䀂喜多队赯<<团仪有赟p洁的为䄄p>开$/> >⚄样的惆。迃<<实國皳p皔肣&手 <<攻成轰 雱烟柔皳 后眛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只嵂 有赺䄄队赺䄄> <,屺觑 <<<告样的惺䄌<攻成钛㏂筺䄋呟<<迹扴烟柔皳n,在r 皳 <样的惆揑"传辸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惛/p>踉跳缟泱实场刖的波涛不急䀂喜!赛丟b近V坄配伺䄓。p>皤人 入丟䷟泑 < 艜>雜波涛不急䀂喜 缺 汑 实土泌匽/跌跌 实圯bsp迏<<状/> <呟/皔肣&样的p 实圁怘 < < < 现 䄓。迺䄓 <。r >p愁/> p>。刑<

䠼那尺 釚 /nbsp;波涛不急䀂喜队赟泱/期 是袪r援样的惟泱实圷 䄓 <曄> 诏阻止江波江䄺> p帮样的惺bb丁r 样的惺已> 请

䠼那䷂box-1 /nbsp;波涛不急䀂喜/<圝休䄓"退䄺br H ,邺䄋呺夋>&n生近贴怺䄺是br 溤 b。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呺是袑 请万朸 连样的惂 < <呑H〽 万泲> 愯n"玺䄋呑H䄓 <浉所翔T烟柔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strong乘 䠼那鬼阻碘 /nbsp;波涛不急䀂喜识移稍昋甩欌泱样的惟泱实圌毕立周泽迄乸休<的索n> <昂入三是袪>╋橙泱橙 <望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ng>

䠼那实当黻契 /nbsp;波涛不急䀂喜贁责盯 /样的惷r /b 弶宱守昂实圌泱p> 限>泱<受>䄓〽b 连胺夺《的刱橙 <>但/p难颛活/> 泜 样的 b愷>丈㷲> 迹阻拦橙 < <呀g拀江䄓。/甏生<来很快还是稳住亼那家伙心黑的很 样的 机ﺽ呑H>准昂实圌孎泱<只伽呑H楂r 顚抯> r这
ng>浏楂刓 <他 火 从为是> 聦r b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ng>

持泊昔 /nbsp;波涛不急䀂喜 忍静黻衅>r 拀bp>队赺夯。Hp刺刂样的惯胺近<成功皜〄嘲讋迓>p瘟吧‟br 做得><角見

投刂连胺〟可怕”,他硌毕竺《。刑诟泔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样的惑/杂迷>泔霪意忍包 骚扰波涛不急䀂喜b泺濍波涛不急䀂喜呑词b迺求样的惂境贴> 描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包 肆江纺刂近?下b皳衅刂样的惺弨都<怱p > 伺<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惯r索昑X振匽胺是袑b 歨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g百花再收捷报"样的惂 <在迕开呂b望"/p>呺 是针实/p脆r意 ng> 有赪个穿捨,屺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惑,b 迺夯可:的r b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呺伙星枨Z百花再收捷报"样的惓纑p>的 批p>实圷急机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样的惄p江纺> 别奏p江皳酜伹百分呂p>p飙楆揑刱獼波涛不急䀂喜b化p繁的他皲胺pp;b> 刼他皲胺> 轻怋窂› 甩休敺玜波涛不急䀂喜呑休b 唻戂。的b>嵱

&nbs拙 拙的bs朸 b玄冷胸>淮p>//r />百花再收捷报\那宊远两个还是邯对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惑賈喑刹百分乄觱p> 邛楺刽啺〺弶可乘〦r 刂实 <族瀕啺刹链次起当>雜呂迋ng十䠼那识到 /nbsp;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惞当>雺刹翮笑辈皺弶晚/雜呌沑 惺刹翮汁㷲> 迹r 蹋/> 样的惔赫意发密r 迷伺刂!p穒人刯夏“p>漷,为刹伽呑H恐愑<>圀 <崩山弶裥㈖<妚叜波涛不急䀂喜 样的惄秀觳r昑<圝卋r / 机 <疁迫丁急惺刹细徽波涛不急䀂喜 样的惟> <<>圀呱批弙皺刔露汁 怋宱批熷p穒都> 请>丈
迺方细徽 怋瘟/> 批捫方>化刹嘲/ 避bs <<< 㜛倒汄觳明皀近b泺陷滪/>r /迴现觳r波涛不急䀂喜b泰 < <呶>玺滪溆㷲> 蹥殞闪楚< 怋崩山㜛。庯识刺。玀竺刓b< 崩山/>昑b散斕 斕刍观眂庮歉套刨?> 波涛不急䀂喜/>5斕百花再收捷报"当 歸 样的惺是袹伽呂>/雜> 连/p刑\】b觉悷> 弶宑<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样的惺笑㷑<迺伂的泺刽遭p> b <叺 实圯芟斀倂 g儓。 怸钕亳明b他楺刄钕亮歄bp> 唻戂。䄂bs泽熷悉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ng十/䠼那铔/ ?泱r /nbsp;波涛不急䀂喜 样的周刲䷂弶宱宸望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样的周刲却是弶 怋婢醒亨 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覀邎奏的

&n江b>╵波涛不急䀂喜b样的b輥汖当䄋

<上㟜朰弋宂>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p✗✛队资觳会周泑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怖 怖玺队赺 样的惓/<夹㜛但䳂 < <圝曢仪有赪b弋嚄儓。入丟p> 叹黻契 实 玹扴队赺夏粻盏休:< 样的惹䄂宯笑<迺多队赍逄r黻契泿有汜> 返圝r 嘲p泽楳滪。尺 䄂浪r /<
r d泺刑擘泽楳泑H摨泽楳周庺近耚Z迫

佰/伹>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样的惑H波涛不急䀂喜他皂 < <有p>H湄注啺百分乨庀急 刑b有退周迋覺 实圄封锁区埔波涛不急䀂喜蟤百花再收捷报\那宊远两个还是 识/样的惄泫r / r漨 泜波涛不急䀂喜呟< /p泽楳迟钝却 迺<泽楳迷/p> 玄>r r跷酜 <迺捎`寻/掩b轻怟下在/瞄风br 泡&n慪友泂アp> 尤bp泽楳泜波涛不急䀂喜r b呟丂/瞺刺濸在/瞂> g b备<麔謨在迶泆p泽楳锋芒都 < < 在迶泆b坏铔/ 刑。迼他皺偏帷> 周泽楖的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麔都呟有刑隄黰隞鋺刯多/样的惕开1 习惯呟且况觓b嘂 < <因//<懈 迟> 他的泺百分乳 刺刓b/p呟且况刑b陈厸泺刄厸泺刓b开/际 。r < <朰/p呟>酤验识刌沷可辕刲的r />&n退刕黶冲 讑泺bs沑 返漨刲b<莺愕周泎 铔/ 失 迓b生跷 欌奏的b泱当䄓b泱批伽呑H席浸>冷胺漤 迓b开都昮固慸邯p //<他的泺刑邯邯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样的p >&n江泌奏对b/晕空刕ﱲ/法 对b弨刲呂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ng十L䠼那寻失 /nbsp;波涛不急䀂喜 /轤泜刽 <都伽周 泤理 <䵝r泤验p 泺/p眛波涛不急䀂喜 r闪避p>抛沙的䜛 < <分r在p> > 封奋積b。/<注?> 波涛不急䀂喜百分移止怹br bs庺他 江楂泱 b,寻> 算b化的。迼“呓 b样的惂 <裥㈭泂化的> 蹥殞r处理積b><泜波涛不急䀂喜意周上赆皨/> <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ng十䠼那倡<> /nbsp;波涛不急䀂喜 样的惜 n呂,开" < <>捀有刜 n他皺夯 浉丄b漨> 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b样的盯p>百分乺夯 且b <弋蝚釯诂b来况> 烟柔玺刱p> p> 机 <呌但䳄技譥望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b样的泤pr 缕刍br < 刜“够<>帱橙 <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实圄泥吧浜b 浜<生>泤p>> b样的惑 个好呶? 刍b<密呓pp刍b>损泼b迶怋婢皷 弟泼/p刍b持 列嘲分逻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ng十p>䠼那楂 /nbsp;波涛不急䀂喜s䄓p泽楳b样的都 <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p泽楳b样的惟酜刌沷r /迍 䧇<錟泂伺別吧泂 >&b謌但夹p> p 都弙> <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ng怯䠫那分<丟泼钕 /nbsp;波涛不急䀂喜b帶怋b迨䷺<波涛不急䀂喜样的惯込< 分込< 刑㟜br昮该躲避b帶怓㜛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那nbsp;选位织p>>鈑麀㠼那<泋悹

返鈑 刂样的

✔赛r讆望江b迶鈑 夹p>刍b 泑 &n江泺>皍Hb实土泥吧‥/> 常>&n>雨做得徶 刍。/样的p泽楳b

<却 胺> 江泟泋覺/。佁/> 䄓br㏟泥 <迢以攻成钂入丸>冷胺刍b 金<犹r鼼 <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b样的惗r闪避p>⯌ p> 泥况拺刍族 /決百分也泥楆 丌黚<泻怯b帺是袹伱批 刑样的惂 呪bp百分 <抢步 , 泜埿滚b缟泱实圍 钕昔波涛不急䀂喜r裂唻戄& b╄r骂悂p刺陈b具娋ppr鄑〶怋艺呟且>细节rb 擅长浉/轟泜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他皺是失>悂样的惟却濫刪避楋百分也割喺>是迟滚b缍 百分ng拚缬䠼那步步 逃开玺够br帱橙 <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 入丟泱样的惺列生 < <识刱实圥吧“b>⚝ 入r 浜皳颚意1皘意r /橙 <贴身限列決百分也阻拦列> p手呋宥对论,朹扴>玶b们的周刲的艺退缕 伢愗嘲讽p庽呑諭单p店rr ng䠼那倶/p> /nbsp;波涛不急䀂喜实圥泥吧 对。r p和瀔止怹丨做得零/p>的b弨做得零/p>百花再收捷报\那宊远两个还是‽皥吧> 做得零/p>泱样的b 幸b怋煮艺> b返起门嫵b怸是实圛b>的厶br百分逻动H刟调艗rbs刲b弶 /当紦贴/橙 <的艺实畀> 百分 =的艟> <当退怸拉开/ < 漶角 掘摥炸边‟泹再圄/ 甲处一刯对当闪避批刱实>泔b 低䷭的>↉r 忏賈的夂 <Z/情圮刱实圥泥吧潂r 枨瀟 >悶b> 请生r 热一泥炸>是袪止的周b怋b急/> /<泱<叺刕黶<持绸✛波涛不急䀂喜周b裥㈀<波涛不急䀂喜 飘<的p弟泥p>怺缺 样的p<>实圴是察泋愺插>b怨手剹波涛不急䀂喜耺上波涛不急䀂喜热一 < <炸b的。弙>修b。 >迫方b。髺夨一泱p> p难急 别样的惂 < <当刿的b帺> b迹当刿的方多r 皳的b r <闪避 纜百花再收捷报嘂 <生百花再收捷报掘对讨迫>修开〟泱刏百花再收捷报Q样的邯p>呶 敋辸另但諸r 泪友的波涛不急䀂喜那宊远两个还是‍怨的进>

纜 <样的惹> b音法ng ng

p>漷, /nbsp;波涛不急䀂喜除的r b样的惆讆 森<<未>&札/秀有刍。迪叼⒙翢限的酜有未虻泗生b/瞂狺呶 迫 裥㈄虻r呸>&筛札r<䍄的 才b们在刂换的㷑<濸✗ < <ﱜ波涛

p>物印象b 刀 样的

物分析透百花

荣耀糖——p>p难:

【 麔赫象的 在b儿写刿b儿的 逻<旼/理䍄
br />【 < <逐核決的 错请昴br />【 <


波涛


波涛

>都“废的 b p>开?泯法的缀 迫r<样的惺上br />波涛

愪泗分p<<>㷜b/r<样的


。r粼的


波涛

【刀擜【样的惆



波涛

(1)


刀擺b样的的b謌漚风br 析物费 细胞采/轛 / > 请0波涛

(2)


刀擺捫靨 迫派形象的 迫修>&嘼耟䎕酯的朹>呻怯再圄 <>b決樽箏泫秋bs蛝的枭r承 / <录犺花拏啺 r <法翔b脸江叿都 b弋的 r />圀呺䳭深的骗的/都䍄江叿>江件都bsp叹✺叺刀朹 帄缀 <怄r的< 怄篟泺都 周<周进合到这+孎r感+蹥油/泋>漺<波涛不急䀂喜
波涛

(3)


䍄欢彘卄欢的 学品<汁 怨的读当泷刲身露的悯鲜/><风br 犀況物b啺䳄欢的 珹ゟ況物bsp香族刑r 实迂 圭舒在b怋篔裨感的 象开" 缺的 bb感慨林妹妹bs b迗昮囍b 并方䄛b进旛bs宱守/餂笭别扼䄺际⿺缛b迴测b怋淁婂

周 怨的样的泸>&厌r 实弶宱



波涛

(4)


读p和遍迂剧情p和遍釚b返赫愍物 b 根r区别区别伀霔b 啀巨椧 <䄺及境 戼<休际 怺 喜欢b泍p明皛骗望


刀擺纑藏骗测覫掩> 決 样的惂 < < 戯怨!察觯跃/ﺔ 顶伍 b主皳责。波涛

(5)


弨刲 刀擟泺䄗r昼混年都 < 梇的>&b 嫵帯修䄍bb迤到这人䄪长。//纫刽实<蓃泷迨伖)的挺看 对䟍观昼耢r p的p>钦男灭>& 上波涛不急䀂喜有<泞法<泤p>是 开?泔霪惏锋bs<ﺔ/核离开蓝雨䄯 <弋䳌 锸泜


戀擋周 迨䷟锑䄍b潎p> 问颀 䄄跑偏䄯b来庪碘b/ 泗素 别䳺䄯已算b䳌怂的bb弨 梾上

呶殺鄯br揶修>&役b。佝仍r 察觉游的修带>秥恩戩手里泱从为<察觖鄯 <带>腔b讑泯。 <弨䷭b帶怺悯察觉想的虻都 开$形象的开?泆愪鄌开?未>胺形象的 <<丆愪b>换悋想想的b梏刨庺bs b杔br 什泂修鄯呶心<轗r //䏑刺 / 固r跌楌呶p鄺b感䷂g仢>愪鄌黶 波涛

(6)


样的惂进b>><䳺䄟䷂b>><><䳺䄈<损<己泔霪枨<损<己泔b进裥㈀且都有怋窂r合开?泶佖鄺环缀形/沑觳赢b<筽始呸>

/谀弤〟泺谐p>刽前 b有角皟b刯 <<出丵 漶裥>

>蓃r摨泽楳法芒倕

算b都迸✗婿的〗r< 芒 b><䮗嘲刺 都 <>开"n䳔怟<或n䳔怟<分 <融合揑周泽楳核泺玫刽ﺯb弶冯。

泥p>>是顺>& 揑系p泽楳<

>换刲。

察氛=/杂/带>幯泘 <波涛不急䀂喜bs/b>夏> p感›>

样的惂 机柎 谀。谐p>为周bsr 仸 怂 泯nr 釚绳吰分刽"bb 样的惟泺响 薯/瀟擂骗b 呶单融合<>p&修价应成功皟泺> >⚮ p囀丟> p江杂br /弱/ 覺p昷生<纱/最p陈bbsb p䉉责泯 样的& Zpr曢仺缎/<徽妸注<谐刯/斈。

队长固 <弅>& Z刱论 抜 怺刯样的prr 周泽楳图泺 刺p扴队赺r b注佺刌开 垴紿刨<箏b>/雛裥㈀>亅灿bp/> pr摨泽楳身摨泽楳b进b队长刨b核波涛

(9)


机样的 察觢 >仍n满/跂 缟注p昪<问颀p够> b 队长环的都未走呻漂 盼囄获注西的昺啯样的得p 机样的的嘲讽样的g冠冻阷光>获䌺 >黺迯样的惟泘伺刺

凝><冠冻玫 >江 〨<迟泑<伖毛p读心泟读 权翔b<捎泂 隊/泘量& ✕/<<> >江 别泯>都p舒<嘏怺犂p< b呶襤b> 诱p<波涛不急䀂喜b泘r感 进

伍融合 <的r

氛里的b都迯样的波涛

(10)


p 注䳺䄟䷂ > 对 覺>予呻 得p柴<波涛不急䀂喜覀进近 想的嘟䷂迍伿样的 /泘>泔 都<装出?泺百花再收捷报7<筼虚/鄯样的惯 际⿺泯刃的伍箏审 刲的p理 麔关 < <的呶都<迫>泜波涛不急䀂喜br 实 花<<费p“p江䄍bs点都<麻烦<紫识bsbb泯/出 ✺ b 注 百花再收捷报^ 上赔“> 上


br


波涛

(11)


br /刋样的惎 进> /泔刍〹b伙优生<刽忧


ﺔ裥㈽前呶隊r />识应叫摨泽楳›周

<迂队长

近 <呼的b弔裥㈨p> 泂用呢皠进ﺔ襤亲摼

> br呸䷭瞺诺司b识刺『年龳p近䄾系“罸望


br <刄r 䄍逢司三分蛝的近 迺样的 泯 䮂

前杄隊路遥昮叹日隄府


方窺内ᅢ恶刽论/装泯 迷/>>&识


優测/装泯样的惺刟䷂庯䰺ﺄ

近 察觯仜


泂昹䄶都 迟䷂庯喜欢耎泤到这亜


前 进 波涛不急䀂喜  /p>

那宊远两个还是‼那宊远两个还是‼那宊远两个还是哎呀䦺䦤到进䦺【r㏔脸


br />br />波涛

【周汔 <分p

ᅢb>满满/的看

自>安岚:

@末北恙那弌那方剂 以末北/跂濫乐皁 (*/ω皼*)杔b以p识呀wwbr />⦺然 b方进廒⦺䦁 迷甜 泯qwqbr />嵌呸b木A⦺br />且<䄺初前< 虯泂 <昔< prb⦺br />【←绿开+川 br />br />br />年前开$锅开+泂刌开补 <✺年前bs虯身ᅢ舒爽⦺䦷毰<剌开Z<<都 p>开$bbr />顺便p>肯觹䄺始设漌那 <再百a>】
<绸⦺䦄覑< 蛝的pb

刲尻<霂上 <并肩a>】 <弽忧a>】 <名a>】
br />br />br />补HE <绸br />栨/役设䄶及算b秥设br />br />br />br />br />br />br />——————————br />即濂 <再br />前嵌呸b再刺 />



br />br />那弌那样的惹进諸偷偷昔讑泜
那弌那b背开$>的淾帽 堪堪挡脸竑r

俱乐孧泂隔条车水龙的 pr< bs扇熟悉的黄>/疏泂
那弌那役呶隋离开呪 />隋望
那弌那> 迷午p梦昔醾䄶族擁开bp初bs 行李箱的憧憬黄/pr走揄

泺样的惜
那弌那役b。佺样的开的>那弌那bb獖别泹䄶张枨张䄄


那弌那难bs荼砖瓦列舘䄶 室的练室泔排排电 䄄处bs/> pr

键盘鼠
那弌那喔锸pr 以擦 重䄄bs锸b注呢皠
那弌那样的用毇b肯䷺细细pr完当夺冠刹䄄瀚<捧<奀r照牥
那弌那庛朲啄隊熟悉幹䄌< 纸望
那弌那⦺br />那弌那样的惹>⚏袋里䄌<


那弌那p b惩>ₛ。 < <已<讨刹䄱 b肯墨镜泍刎帯<
那弌那样的惔瀻怂s㏔
那弌那即濔耎 墨镜遮㏔泋䄗身「䄍足以样的惔p耎
那弌那。<䄯庹䄯>那弌那b p愪泹䄯泽楳
那弌那样的p> 吸畅
那弌那当司/> 怂言牥复䍸皕黄刔耎䍶擀 b
那弌那样的失p>pr< 泽楳bs窫陜那弌那弶庽的目 迱 泜
那弌那怔瀻檥/> 䄯泽楳楂r b的固 那弌那样的惊✕紧绷慌b<<帽檐的b > 在离开
那弌那> 迕b/bb角手臂常>&
那弌那样的回的希b
那弌那轆揄沉黀畧
那弌那b泽楳考阝 的 <弋点开泯那弌那样的惱 /䍶b目䄯强<<䄂›周/br />那弌那轆諸瀜䄋轆揄都 迄瀯
那弌那 长刏b听bbb /轆諸
那弌那役b。佺样的换冋>⚜卸QQpp脸脆pr开消pp茫茫<那弌那以 b实 迄bs婂泽楳b样的惍车离开 <刋轆揄p和<见面夁流
那弌那样的惕p惩>覺面/>>耋窍那弌那‎栤刂彛初ﺔ裥㈸常 丢前⦺䦺/br />那弌那杜/><着调蛝的伖昺迟䷟䷂庂庯泛红望
那弌那样的惍 刋着痕pr挣开泽楳绿杜/><耋拥抸那弌那杜/>场pb肍< "夎样的抸 然 <拿>⚜b电 绿 ><捎晚/>>䜛br />那弌那样的惑< r瀯泂泽楳犹豫b怋篋>走懋绿b耋拥抸那弌那›伔隋

/样的
那弌那⦺br />那弌那样的惸>/>长刏懋朔< 都 <变
那弌那倖 ><捎b没多裥㈀司b拍拍b肩然 <夁前瀯下阻止bsb育轻喝酒企图
那弌那> 迕b晚/b肍b p疯刋耋b都喝酒<捎>怂r
那弌那除样的惜
那弌那样的刚绿开T是酒酒r常>&泽楳b帜
那弌那勑泽楳p是喝r䜔 弶厼/红䋶b䜺刀 b/酒饮黄那弌那样的顿券心疼那弌那入/泋泽楳刕p彛初b耯丂待b以重新察觺重新ﺋ耋p>漷,那弌那b开$觀 >b刺那弌那样的悄悄 䣽 刕/>长刏䀺刺b早已p䀟<实那弌那压懋泽楳>里酒r刺安抚菖隂‎前獆/制喝刺伔獆皟/br />那弌那音里藏开都 叹/泋咽那弌那夁愄瀯下嵂 <> b醒泺刺b ><捎刋泽楳夎样的&泽楳严 < 泎样的惺 ><捎都 >&bs>怂r酒弄 晕那弌那样的惺 <开5b 梆揄

泂熟路pr已b肍b舘䄷b希<竑r//泋泽楳那弌那勑泽楳䜔獆耯圮刂›走皟/br />那弌那p/那弌那样的偀倕刍獑b转p< 楼 那弌那/> 怺刺p呢
那弌那样的<滼 开那弌那‎呢
那弌那勑泽楳气里带/䀋耋牜切齿泽味的‎呢皠/br />那弌那样的楂r 点酒都 喝那弌那獑r b鄕獑担心 <多 那弌那勑泽楳/愱歘的抱b那弌那样的惂 那弌那艿隺刺泽楳> 敤p轆諸的‎
那弌那样的昔b泪水沾湿䀋b衬衫那弌那庑泽楳紧手臂的‭走
那弌那样的稍稍b的揜揜睛的抬p翔b耋㜛
那弌那⦺br />那弌那轆揄跌跌撞撞pr揑周泽楳/泋舘䄎样的躼/的< 俿b讑周泽楳的‭周
那弌那周泽楳b的‎r/br />那弌那轆揄/法 极/泋的像/耎b』/黀b瀯那弌那庍濟p刏/洗礼的前p明住pbr />br />那弌那⦺br />那弌那周泽楳b冱愤怒那弌那/b醒讑注券的边p是 <弋麔那弌那> 裥㈀䷺側枨瀾<的常 走䀋皟br />那弌那 b昨孩晚/骗疼耎䀺是钕p啺b常 走皟br />那弌那周泽楳b紧拳的心>₆啯到的<✛br />那弌那⦺br />那弌那新b周的䷋早晨䄯 室的

<那弌那

竑<的微<诃皚 欢耋前新泙寀昴 寜r/br />那弌那勼 室泰b的样的穿

走揋>鄸像/耎离开b瀯那弌那‎/的/样的眽 䜺刂‎ 迯样的惜r/br />那弌那目触的样的嘴角扬<耋微<那弌那⦺䦜 对䈺泽楳的br />br />那弌那 擦肩即 迯别的 锸b的 < p>br />那弌那‎r/br />那弌那 基/br />那弌那‎昔讜//p>

那/p>

br />br />/p>